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谁应该对少年雷文锋之死负责_新闻

2017年3月21日


(原标题:谁应该对少年雷文锋之死负责)

  

□王聃
  2016年8月8日清晨,深圳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走失。辗转派出所、医院、救助站最终被送到韶关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他在新丰县人民医院死亡,死因为伤寒。根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前49天练溪托养中心送来了死者20人,记者已核查到其中15人的死亡证明或公开登报的“寻死者亲友启事”。(3月20日《新京报》)
  一个少年在离家后,被送到城市救助站,父亲再看到他时,他已是一具瘦小的尸体,大概没有比这更残酷,也更匪夷所思的一幕了。即便当地民政部门已经取缔了少年雷文锋曾在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但依旧遮掩不住关于他死亡的种种疑点。比如,少年雷文锋之死,托养中心出具了两份不同的死亡记录;还有,按照规定,托养对象人均建筑面积不小于25㎡,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4㎡,未成年人不得和成年人混合托养,但在练溪托养中心,一切都被熟视无睹;再如,2017年1月至2月18日,练溪托养中心49天共死亡了20人;还如,多位知情人透露,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一年盈利一两百万以上”。
  或许,一个练溪托养中心之乱也许只是个案,但它依旧有助于我们去剖析当下救助体制中可能存在的缺陷。在我看来,练溪托养中心49天意外死亡20人,这种恐怖现象恐怕不是偶然发生的,它与当下一些地方救助体系的欠透明有着直接关联。救助本是关心弱势群体的事业,正因为如此,要兑现其救济的终极目的,前提必须要以救助体制的透明运行为前提。但在练溪托养中心,许多黑幕都是少年雷文锋死亡后才被发现。


  先有救助机构的不透明与不受监督,然后才有了少年雷文锋之死,但原因并不止于此,救助机构本身的功能也值得反思。从当前的情形来看,包括托养中心在内的城市救助机构,更多起到的是一种“转送”的作用,它仅仅是以帮助流浪乞讨人员返乡,暂时解决他们吃住为职责。对于收留流浪乞讨人员,他们并无源头上必须救助的压力,也不试图去提供延伸式的救助措施。当一些救助机构只把流浪乞讨人员当成特定任务下的管理对象,如此,种种匪夷所思的情形自然就会发生。
  屈指算来,今年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施行的第14年。14年前,青年孙志刚之死,让整个社会关注到收容制度之恶。14年之后,少年雷文锋之死,也当让我们更多反思当下救助管理的缺陷。

(原标题:谁应该对少年雷文锋之死负责)

netease 本文来源:舜网-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中纪委:私宅搞“家宴”也算私人会所  发表日期:2016年5月2日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01.563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