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就读社中的美好岁月_新闻

2017年12月8日


(原标题:就读社中的美好岁月)

1970年冬天,我们初中就要毕业了,大家都在紧张地复习,准备参加高中招生考试。那时学校叫七年一贯制学校,小学念五年,初中念两年。我在班内数学学得还不错,有“数学大王”的美称。同桌戏谑地跟我开玩笑:“石磊,你不用复习也能考上范中,我敢给你打保票。”我嘴上说那可不一定,心里却美滋滋的。
  正当复习的紧要关头,一个消息传到学校:今年高中招生,不考试了,要实行推荐选拔,革命家庭、贫下中农的子弟优先上学。我一听,心顿时凉了半截,因为我出身不好,父亲当过晋绥军,母亲入过一贯道,都是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肯定不会推荐我上高中。名额很快确定了,我们上薛孤村推荐的学生名单里没有我,我的范中梦就此破灭了。
  1971年春节刚过,忽然传来我们薛孤公社要办高中的消息,学校设在公社所在地——下薛孤村。当时村里报名的有两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位女生叫马妙业。马妙业在我村算是一位标致的姑娘,红扑扑的圆脸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下面是一张能言善辩的小嘴。每天上学都是我吃完饭去她家找她,两人相跟着去学校。
  从我们村到学校大约二里路,其间要经过阳武河第三干渠——公私渠。
  春天,渠两旁的杨柳树发芽长叶,树上有许多不知名的小鸟在尽情歌唱,不时有飞鸟从水面掠过。真有“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感觉。夏天,村外一片碧绿,远处是半人高的玉米,近处是排列整齐的小麦,电线纵横交织,小渠流水潺潺。农忙季节,我们上午上课,下午支农。帮助生产队薅谷,每人把三行,将多余的谷苗拔掉。劳动了一个多小时后,大家都圪蹴得腰酸腿疼,马妙业等几个女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时不知谁背起了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同学们一下子都鼓起了干劲,咬紧牙关向前冲锋。
  秋风送爽,五谷登场。学校得以全天上课。英语课由刘辛汉老师代,刘老师身材魁梧,腰板挺直,一副军人姿态,英语十分流利。据说刘老师上过朝鲜战场,担任过翻译。只可惜我对英语太不敏感,单词怎么也记不住;工业基础课由肖军贤老师代,肖老师原在忻县地区农机校工作,不知何故被下放到下薛孤村。肖老师上课,总是笑眯眯的,满口普通话。他对机械知识了如指掌,平时爱穿一双顶破窟窿的布鞋。其他几位都是村里的民办教师。班主任郑凯老师写得一手好字,引得我和同桌闫锁根暗中模仿。虽然我们是社办高中,但校园生活还是丰富多彩的,课堂上大家认真听讲,课后除完成各课作业外,每周要出一期板报,每人每周至少写一篇稿件,诗歌、散文不限;学期终了还要汇集一本油印小册子。马妙业、班长陈涛发表的诗文总是最多。班内还成立了通讯组、板报组、木工组、学医组、学农组、文艺宣传队等兴趣活动小组,定期开展活动。


  晋北的冬天,总是比别的地方来的早,一场大雪把校园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同学们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下了夜自习,我和马妙业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摔倒了,我把她扶起来,我跌倒了,她再拽我,回到家时,我们俩都成了雪人。之后,冰雪不化,路上实在不好行走,我俩只好住校。宿舍是用荆条把盖成的,非常简陋,屋里生一个小炉子,经常会灭,室内气温很低。但同学们苦中作乐,比如我们宿舍,陈涛端着尿盆扮起了白毛女:“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二婶给了二斤白面,欢欢喜喜过个年。”生活委员常福田反穿皮袄,学习杨子荣,来了个打虎上山,引得室友们一片笑声。
  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们在社中温馨的校园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创造了自己独特的价值,享受到了社会上得不到的欢乐。社中的两年,是我一生中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

石奇科(原平)

(原标题:就读社中的美好岁月)

netease 本文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183.594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