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入选性领域十大新闻 阿来回应称是无聊


《尘埃落定》因“涉性内容图书入选中学生课外必读书”当选“中国性领域十大新闻”

  由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组织相关专家学者开展的“2003年中国性领域十大新闻评选”活动于11月11日揭晓,其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尘埃落定》一书,由于“涉性内容图书入选中学生课外必读书”而被列入第七号新闻(事实上,教育部发布的2003年高中新课本标准推荐书目中并未指定《尘埃落定》,但出版社认为该书因符合“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和“当代优秀文学创作”这两个条件而成为推荐图书)。
  对于入选“性领域十大新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以及出版该书的人民文学出版社都不以为然。阿来甚至自拟了一篇主客问答形式的《我们总是反应过度———2003年岁末答客问》,讽刺地表达了他对《尘埃落定》历经版权在国外卖出“天价”、获得茅盾文学奖前后的风波,以及这次入选“性领域十大新闻”的看法———他的答案是“无聊”。

  ■我们总是反应过度——2003年岁末答客问
  (客,即提问者:一个有文化,不太读文学书,对社会新闻非常有好奇心的人。
  主,即答问者:阿来,藏族,写下了《尘埃落定》的那个人。)

  客:《尘埃落定》一直都炒得很热闹啊!
  主:只有小说刚出来的那一阵,媒体的关注是在小说本身的。但随后的东西,我就不是非常理解了。先是《尘埃落定》出版上有过一段不顺利被放大,被渲染。接着,是炒外国版权卖了多少钱。接下来,又一番热闹是得茅盾文学奖前后。先是可不可能得这个奖,再后来,是电影电视版权,卖了多少钱,甚至有假新闻,说是起了版权纠纷,等等。

  客:最近,这本书,又列入了高中生指定读物,好像也引起了很大争议?
  主:争论说,因为其中有性描写,不适合高中生阅读。

  客:我觉得你应该对这件事情有个明确的态度,你觉得这本书适合中学生阅读吗?
  主:是高中生,高中生跟中学生是大概念跟小概念的问题。但有区别在,不好混淆。我明确回答你,这本书适合他们阅读。

  客:你说他们读这样的书很正常?
  主:重要的不是有没有性描写,而是什么样的性描写。你不指定他就不读了?现在的高中生,求知欲很强,生理上也很成熟了,各种正版与盗版的图书、影音制品、电子游戏里面有大量不正常、不自然、不健康的色情的东西泛滥,加上今天整个社会的开放程度,包括媒体一天不谈与性相关的新闻好像都不能存活,你说,指不指定一本书有什么太大的关系?道德家们在色情泛滥的现象前装聋作哑,却又对一本书里的性描写如此敏感,我不知道所为何来。 
  在我理解,小说里的性描写,就是性行为,或者性心理的描写。性是我们行为、我们欲望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不能想像一部长篇小说里,没有关于人物这一方面行为与心理的适度的描写。我说适度描写是说,这个描写是为反映某种文化特征服务的,是为塑造人物形象服务的。其实,这个问题是没有什么争议的。中学生们也读了很多有正常性描写的小说。比如,当我们要把《水浒》推荐给学生看,是不会有任何争议的,其中就有性描写。现在有一种气氛,对当代作家作品特别苛求。

  客:你觉得这本书应该推荐给中学生?
  主: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应该的事情。我宁愿使用可以这个词。为什么可以呢?理由很多,我想谈最主要的两点。
  第一,我们常说,中国是多元文化,是56个民族的大家庭。不能所有推荐给年轻人的书目中,只有反映汉族文化这个居于主流的文化的东西,而我的书可以来填补一下这个空白。
  第二,即便是从纯艺术的角度讲,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本书也是有相当艺术价值的。

  客:最近,这本书又成了本年度的十大性新闻。
  主:你还是道听途说吧,在当下中国,谬误就是这样流传的。不是这本书成了性新闻,而是一帮据说的性学家,把关于这本有性描写的书该不该指定给高中生(他们有意无意地把高中生偷换成了中学生)阅读的媒体争论,当成了新闻。

  客: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主:第一,不是我在炒自己,而是别人用我不情愿的方式在炒我。第二,参与评选这个性新闻的性学专家与媒体都特别有意思,有看点。

  客:什么看点,能不能谈得详细一点。
  主:算了吧,我相信一个正常人,都能得到自己的判断。当然,这得有两个前提,一个,要读读这本书,再一个,要捋捋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现在想的是:一、为什么我们常常关注的不是一个事物,或一件事情本身,而是老能找到那么多题外之义?二、为什么一谈性,我们总是会有过度的反应?

  客:答案是什么?
  主:无聊。
  对《尘埃落定》入选“性领域十大新闻”,出版该书的人民文学出版社负责人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样的评选十分荒谬,将《尘埃落定》定位为“涉性内容”是对这本书的粗暴肢解。这次评选,既然是一批专家学者的一次学术行为,又是一次新闻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031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