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环球时事回顾:中国女记者见证亚辛遇刺  沙龙用政治与生命作赌注     亚辛被炸搅动中东迷局


——乌姆·穆罕默德,亚辛的妻子,23日在灵堂里告诉我,她连亚辛的尸体都没看到,只见到地上的一滩鲜血 
  
中国女记者见证亚辛遇刺 
     22日清晨5时,当地雇员一个电话差点叫我跌下床铺:亚辛被炸死了! 
  “什么?”我失声叫道,睡意全无。打开消息最迅速的巴勒斯坦“自由之声”电台,传来熟悉的“急讯”片头曲,我心头一凛:出事了。 
  赶到现场时,迎面碰到美联社摄影记者卡文,我们几乎同时说出一句话:“无法相信……” 
  意料之中,却仍然无法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21日夜里12时左右,我在“西祠胡同”网站的一个论坛上留帖,其中提到“即使以色列杀掉亚辛,自杀式爆炸也不会在短期内停止。”22日再打开时,看到有人回帖:“你写这篇帖子的时候,亚辛的生命也快到了尽头。”是的,5个小时以后,3枚导弹结果了他的性命。
  最后一次见到亚辛,在2月23日,也就是他遇刺前整整一个月。那天赶到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所在地,拍摄反对修建隔离墙的示威活动。快到立法委门前时,前面一辆黑色“陆虎”吉普车把道路堵得死死,任我怎么按喇叭,纹丝不动。我气急败坏地跳下车查看,才发现里面坐的是亚辛,正面带微笑接受过路人致敬。 
  上个星期五,也就是3月19日,原本打算拍摄亚辛去清真寺礼拜的照片。雇员说,这时候亚辛肯定躲起来了。我也没再坚持。22日读到报道,虽然以色列宣布将除掉亚辛,亚辛没有改变生活规律,一天5次礼拜,必不可少。23日在亚辛灵堂内,哈马斯五号人物马哈茂德·扎哈尔对我说,亚辛没有躲避,因为他要向以色列政府证明,他不害怕。 
  在现场看到一地血迹、满墙枪眼的时候,我最想见的人是亚辛妻子。几个月前,等候埃及代表团到亚辛家商谈停火事宜时,凑巧同亚辛妻子、哈马斯“第一夫人”乌姆·穆罕默德聊上天。她说,一听到头顶有飞机掠过的声音就睡不着觉,生怕突然有颗炸弹落到房顶。 
  我知道女眷们这个时候都集中在亚辛家车库背后。敲开门,里面一片哭声,一个蒙头巾的女人出来应门,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已经红肿。但她坚持不让我见乌姆·穆罕默德。 
  乌姆·穆罕默德是最盼望巴以实现停火的人之一。“我当然想要停火,那多好啊,不用担心了”,那天晚上她对我说。旁边围观的小孩说,现在是冬天,经常下雨,不会有轰炸的。“是吗?”乌姆·穆罕默德高兴地问。 
  她已经等来了最坏的结果,从此不必再担心。23日在灵堂里,她告诉我,自己连亚辛的尸体都没看到,只见到地上一滩鲜血。“听说被炸成了碎片……”她的声音几乎哽咽。 
  现场一扇红色铁门上密布导弹碎片留下的洞眼。这些小洞周围清晰可见高温弹片穿过时瞬间熔化钢铁的痕迹。地面上有“阿帕奇”武装直升机重型机关枪打出的弹坑,每个都有20多厘米深。 
  自2003年6月以色列宣布将亚辛列入黑名单以来,亚辛就已经生活在死亡边缘。6月14日我作为第一名中国记者去采访亚辛。同行的当地雇员在去亚辛办公室前最后一分钟说,“能不能不去了,我有老婆孩子……”9月6日,以色列向亚辛与另外两名哈马斯官员开会的地点投掷一枚250磅重炸弹,亚辛侥幸逃脱。第二天,我和其他记者一起到亚辛家门前拍摄他接见支持者的场面。几天以后,法新社发表一篇题为《以色列记者救了亚辛》的报道,透露以色列国防军在我们拍摄亚辛接见支持者场面时,计划再次实施空袭,但得知两个以色列电视摄制组正在现场,飞机在最后一刻调头离开。德新社的摄影记者萨比拉事后对我说,“我总是尽量避免去亚辛家,那个地方感觉不好。” 
  这次亚辛的运气已经用尽。愤怒的浪潮波及整个阿拉伯世界,遇袭当天就有5名巴勒斯坦人在与以色列士兵发生冲突的时候丧生。当地媒体称这标志着“第三次巴勒斯坦人民起义”开始。 
  23日早晨推开窗户,加沙街道上居然空空荡荡,好像所有的人都被狂风刮走了。愤怒的人群哪里去了?一个巴勒斯坦人说,“愤怒在我们的心里”。无疑,亚辛遇刺的影响将是深刻而长久。最直接的反应,无疑是哈马斯将实施更多袭击。 
  我的一个以色列朋友打来电话,说她比过去任何时候都缺乏安全感。虽然我们都痛恨自杀爆炸,但我们同样清楚,杀戮从来不意味着终结,反而会成为另一场杀戮的开始。 
  22日忙碌了一整天。现场、葬礼,采访、发稿……但直到夜深人静,我仍然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吗?一个朋友问,“你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件什么事吗?关上了一扇门,又打开了一扇门,你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我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同,这仍然是一个相信暴力的时代。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周轶君    

相关链接:沙龙用政治与生命作赌注的豪赌

    ——这一天,加沙的天空布满了浓浓的黑烟;点缀其间的,是鲜血、眼泪和怒吼。这一天,一架空轮椅和地上的血肉,触动了整个世界的神经。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91.797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