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2013年元旦钟声敲响,本网向广大网友恭贺新年!        华文传播|文化动态|原创文学|鉴宝赏奇|精选视频
西方七国向俄加压/俄斥责西方制裁威胁 西方在乌陷入尴尬


综合消息:西方七国向俄加压 俄斥责西方制裁威胁
2014年3月4日


    新华网北京3月3日电 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美国白宫2日发表由七国集团成员领导人共同签名的声明,指责俄罗斯侵犯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宣布暂不参加今年俄罗斯索契八国集团首脑会议的筹备工作;俄罗斯政府3日否认在乌克兰行动构成对乌克兰的“侵犯”,斥责西方国家的制裁威胁。

    美国白宫2日发布由七国集团成员即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和日本领导人共同签名的声明,称“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的明显侵犯,(俄方行动)违背俄罗斯在联合国宪章和1997年俄乌驻军协议中的义务”。

声明称,俄罗斯对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采取的军事干预不符合其八国集团成员身份,“我们决定,暂时停止参与同筹备今年6月索契八国集团峰会相关的工作,直至重新出现八国集团国家能够展开有意义磋商的环境”。

    美国国务卿克里定于4日访问乌克兰首都基辅,与乌克兰新内阁代表、议会领导人和一些民间人士举行会晤。克里先前提出可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包括限发签证、冻结资产、撤出投资和贸易惩罚等手段。

    英国外交大臣黑格3日在布鲁塞尔说,俄罗斯如果寻求控制克里米亚将面临“重大代价”。

    俄罗斯外长3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批评西方国家对俄采取制裁和抵制措施。“那些试图将局势解读为一种侵犯并威胁采取制裁和抵制的人,就是那些持续鼓励(部分乌克兰人)拒绝对话并最终使乌克兰社会两极化的人,”他说。

拉夫罗夫重申俄罗斯方面先前的立场,即俄方的行动旨在保护俄罗斯公民以及当地的俄语居民。他说,俄方搜集到的情报表明,有人正准备发起新的挑衅,目标包括驻扎在克里米亚地区的俄罗斯黑海舰队。

俄罗斯外交部3日发表声明,批评七国集团的决定“毫无理由”。声明同时说,“无法接受”美国国务卿克里近期针对俄罗斯的指责。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3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说,乌克兰的独立、统一、主权与领土完整应得到尊重,各方应努力使目前的紧张局势“降温”,不应互相指责,而要采取对话方式解决问题。

潘基文说,他已派遣联合国副秘书长埃利亚森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建议乌方为避免事态升级,尽力克制对俄指责性言论。同时,埃利亚森还将协助俄乌双方开展对话,并使对话顺利进行。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3日中午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双方认为妥善处理乌克兰危机对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十分重要。

    乌克兰总理亚采纽克3日说,他过去和现在都支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危机,因为冲突会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但他同时强调,乌克兰“不会把克里米亚给任何人”。他还说,乌克兰希望加强同欧盟的政治和贸易联系,但这不应该成为乌俄两国关系中的障碍。


    乌克兰国家边防局3日发表声明说,在过去24小时里,俄罗斯10多架直升机、8架运输机未向乌方申请就飞抵克里米亚。此外,3月1日和2日,俄波罗的海舰队、北方舰队军舰停靠塞瓦斯托波尔港。声明说,这直接违反乌俄两国签订的俄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驻扎协议的要求。

目前,上述说法均未得到俄罗斯方面证实。

    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发言人马尔金3日说,乌克兰极右翼团体“右区”领导人亚罗什公开呼吁反俄势力实施极端行为和恐怖行动。根据俄罗斯相关法律,俄联邦调查委员会对亚罗什提起刑事诉讼并将在近期对其进行国际通缉.


西方在乌克兰陷入尴尬
2014年3月4日


    乌克兰戏剧性一夜变天,俄罗斯兵临城下,这让全世界都绷紧了神经。乌克兰过渡政府指责俄罗斯“入侵”,承认国家处于灾难边缘,要求北约帮助其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美欧等国严词要求俄军撤出克里米亚,却被普京总统所断然拒绝。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让人们担心:这是否会导向一场流血冲突,乃至乌克兰的国家分裂。

    战争危机让欧美陷入了空前未有的尴尬:西方不可能为乌克兰同俄罗斯开战,重新站起来的俄罗斯可不是伊拉克,西方付不起大战的昂贵代价,而即使付得起,也无法打赢,同时美欧的民意也不会支持这样一场咎由自取的战争;而西方想推动安理会通过不利于俄罗斯的决议也绝无可能,因为俄罗斯手中握有一票否决权。

    西方陷入如此尴尬境地可以说完全是苦果自尝。多年来,西方一直对普京和他治下的俄罗斯抱有意识形态敌意。这是因为普京结束了叶利钦时代向西倾斜的对外政策,转而奉行东西兼顾的地缘政治战略,这让西方感到不舒服;同时,更因为普京主导下的俄罗斯特色的民主政治制度不符合西方的民主准则,不合他们的胃口,所以俄国就一直被西方视作非我族类。因此,美欧通过以加入欧盟相诱惑,以颜色革命来演变,这一软一硬的两手来剥离俄罗斯的外围,孤立俄罗斯。 同时,美欧又以伊朗威胁为幌子,在俄周边部署反导系统,以削弱其导弹优势,挤压其战略空间。

美欧的颜色革命在一些国家业已得手,正是受此鼓舞,美欧在乌克兰想再拭身手,试图让橙色革命卷土重来。人们看到欧盟外交代表阿什顿、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和美国多位议员先后出现在基辅街头,公开支持并鼓动反政府抗议活动。外国高官明目张胆跑到他国加入反政府示威,要求一国合法当选的总统下台,这在国际上是极为罕见的。就在她(他)们离开后,基辅街头暴力即急剧升级,抗议人群推翻车辆,焚烧轮胎,基辅独立广场一时间浓烟翻腾,形同战场。但如此明显的街头暴力,却被美欧称为“和平抗议”,谴责亚努科维奇对“和平示威”动用警力。美欧的双重标准及其用心于此可见一斑。

西方之所以陷入如此尴尬,还因为他们当初错估并低估了普京的意志和俄罗斯的实力。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今天的俄罗斯已不是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了。在普京的治下,俄罗斯已恢复了元气,增强了国力和军力,振作了民族精神,重建了民族自信,已不会对美欧的气指颐使逆来顺受,更不会接受西方最后通谍式的警告。人们从南奥塞蒂事件中清楚地看到,在伊阿两场战争和金融危机之后,美欧的国力和影响力都大不如前,无意愿也无能力再打一场大规模战争,何况是为他人火中取栗的战争呢(但愿日本能早些明白这一点)?当然美欧对一些小国弱国仍然会挥舞大棒耀武扬威,但面对俄罗斯这样的劲旅,它们除了虚声警告以外,可以说已束手无策。

美欧政要以及西方舆论都试图将乌克兰抗议人群同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冲突描绘为反独裁“民主运动”,这是在自欺欺人。人们知道,亚努科维奇是在全民投票中合法当选的,当时欧盟也是派出了观察员的,其结论是:选举是“自由和公正的”。因此,亚努科维奇象奥巴马总统一样,拥有合法授权来贯彻他认为符合国家利益的内外方针。可当亚努科维奇决定靠近更愿意提供康慨援助的俄罗斯时,美欧便公开怂恿并支持街头反政府示威活动,旨在将亚努科维奇赶下台,将乌克兰拉离俄罗斯怀抱。

可美欧忽略了乌克兰东南部俄语族群的经济利益与情感取向,低估了普京政府争夺乌克兰的意志与决心。西方没有想到,正是他们一手导演的这场街头革命将乌克兰推向了东西分裂、族群对立的悬崖边。


对普京的决断和俄联邦议院的决议,美欧是既震惊又愤怒,但却是无可奈何:虚声威胁对俄罗斯不起作用,改软语温言也未入普贤京法耳。首先是美欧挑起了这场危机,但现在它们却不知该如何收场了。不能不承认,西方现在确在为维护乌克兰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心急如焚,可使出浑身解数却无济于事。西方“早知今日何又必当初”?不知当初那些蓄意挑起这场危机的西方政客们对造成如此危局内心深处是否会有所忏悔?这应了那句“种棘藜者得刺”的西谚。不过,想要这些西方政客们反省自责,从此金盆洗手,不再插手他国内政,仍然比登天还难。

(原标题:西方在乌克兰陷入尴尬)

本文来源:人民网 


 

 

 

 

 
  邮箱地址: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北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82.031毫秒
京ICP备100516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6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