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闽海-台海论坛  (http://www.mhwh.com/dv7/index.asp)
--  市场巷议  (http://www.mhwh.com/dv7/list.asp?boardid=4)
----  转帖/性工作为何不能“除罪化”? ● 彭兴庭  (http://www.mhwh.com/dv7/dispbbs.asp?boardid=4&id=199)

--  作者:hairen
--  发布时间:2004/7/4 20:01:10

--  转帖/性工作为何不能“除罪化”? ● 彭兴庭
  在台湾性产业走上“除罪化、合法化、正式化”道路时,大陆这方面的工作却依然停留在“扫黄打非”阶段。除了少数几个学者为性工作者的权益保护摇旗呐喊之外,大多数国民依然把性工作界定为“封建余孽”。

  虽然谦谦君子们对那些“卖淫”行为深恶痛绝,与此相矛盾的却是,性产业在中国大陆已经悄然勃兴。据保守估计,性工作者新世纪初就已达600万之巨。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街小巷烛影摇曳的所谓美发厅、洗脚屋、按摩房背后,是以什么来支撑如此昂贵门面的。

  这些明摆着的事实似乎除了上传下达的各级文件之外,谁都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面,性工作以非法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现行的治安条例中,另一方面,性工作似乎又以边缘状态“见怪不怪”地出现在城市的中心地带。

  当地行政部门除了每年例行几次“创城市形象”的“扫黄打非”,大多数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多的是众多联防队员、派出所干警对“抓嫖”乐此不疲——原因谁都知道,这是他们“创收”的项目。

  近日,安徽省潜山县梅城派出所的三名联防队员,在没有正规的警察带领、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破门而入,对居住于某居民区的手无寸铁的少年三姐弟发动突然袭击。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解释为“要抓卖淫嫖娼现行”。三姐弟的遭遇,在相关媒体曝光后,相信一定会得到公正待遇(《中国青年报》6月1日)。

  但假若联防队员抓到的就是性工作者,“拳打脚踢”之后,她们会“讨说法”吗?很可能她们就是忍气吞声,交完罚款后走人。

  性工作者也是以弱势群体出现在城市中的。她们大多数来自农村,她们之于陌生的城市而言,大多数时候只是匆匆过客。她们同样憧憬未来美好的生活。可是,她们却是一群得不到国家庇护,也得不到法治阳光的灰色群体。

  行业的匿名性和流动性使这些女孩子成为犯罪分子的首选对象。当她们的人身权利难以得到保障时,“小姐们”也很容易去寻求黑势力的保护。同样,爱之病的阴影也潜伏于灯红酒绿的性交易中。

  在我们的官方文件中,众口一词认为只有严厉禁止卖淫、嫖娼行为,就能防止爱之病的蔓延,事实上并非如此。十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爱之病在中国蔓延的势头不是遏止了,而是愈演愈烈了。

  在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国家,卖淫嫖娼行为无法禁止,但却已有国家真正做到“防止爱之病蔓延”,这就是泰国。在泰国,国家规定所有的性服务场所100%使用安全套,而在中国,据统计,近90%的性工作者不使用安全套。

  堵不如疏的最好做法就是使性工作“除罪化”。从经济学上来说,一项政策出台是否可行的标准是“帕累托标准”:假若一项计划至少可以使一部分人获取收益,且不会降低其他人的利益,这项计划即可行。

  使性工作“除罪化”,剔除中国现行行政法规中对卖淫嫖娼的处罚规定,改之以对有关对性工作进行课税,同时将税收用于加强对性工作的管理,这并不会损害社会上某类群体的利益,但却相应能够保障性工作者的权益。

  其实1959年就有联合国文献指出,卖淫本身不应当是非法的。就拿“性工作”与“傍大款”来说吧,本来是属同一性质的问题,按照学者李银河的话说,只不过前者是短期的、多次性的零售,后者是长期的、一次性的批发。可是为什么我们的治安条例只制裁前者而不制裁后者?

早报网 论坛 2004-07-04 ·文发自中国江西省南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