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影视“龙抬头”文化热浪不断究竟为何?
2004年11月17日

  骨瘦瘦,雄纠纠,霹雳一声龙抬头!

  这是不久前推出的一部歌颂古代帝王的电视剧的主题歌。另一部歌颂“康熙王朝”的电视剧的主题歌则是:“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最近,就连只识弯弓射大雕,只以屠城杀伐为乐事的成吉思汗,也被捧为“神明英祖”,近乎挤走“炎黄大帝”的位置了。

  这似乎都很能代表时下影视界流行的深宫“帝王戏”的那股子时尚“颂圣”潮流及其“主旋律”。

  试想,康熙其人早在300多年前就地下做鬼了,他如果真的再多活“500多年”(还别提什么“千秋万岁”),那咱们岂不是都还拖着一条长辫子,三拜九叩,做他的臣民奴才吗?康熙在位时,欧洲已在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工业革命,而此公还在做什么呢?发布“最高指示”(圣旨),闭关锁国,搞海禁、文字狱,大搞封建奴隶式专制,把明末仅有的一点资本主义萌芽也无情地扼杀了,从而使中国长期处在“落后挨打”的可悲被动地位。这样的皇帝老儿,有什么值得我们缅怀和纪念的呢?可影视界人就是偏爱搞这类“颂圣戏”,恨不得头上马上长出长辫子,打躬作揖,赶紧进入清宫去当个幸福的奴才。你说可悲不?

  是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描写并宣传圣明天子、忠臣清官、嫔妃媵妾的作品,在我们的荧屏上不绝如缕,甚至“前仆后继”,颇使我们怀疑自己是否还生活在朗朗21世纪之中和灿灿共和旗下!每天晚上打开电视,总可以在几个频道同时看到豪华的宫殿、淫逸的万岁、舞动的刀剑、拖曳的长辫……真让人恍惚觉得自己又成了不折不扣的奴隶!一部二十四史,就这样成了各路影视文化淘金者的“富矿”。尤其是清王朝,差不多竟被人挖了个“底朝天”!咱们这儿向来审查制极严的,不知怎的,对这类“颂圣戏”却是一路绿灯……

  对于这类影视文化的“龙抬头”现象,笔者这一二十年来,可说是一直不遗余力给予抨击,写过多篇论“好皇帝主义”的文章。鉴于“龙抬头”现象的一再兴起,因而颇有必要对专制文化的历史进程作更进一步的梳理和剖析。我想,这不会是多此一举吧。

  龙,众所周知,在中国人的辞典里,乃是历代帝王统治者的代名词和一种图腾象征。从辛亥革命开始,我们尽管把皇帝(龙)赶下了“龙廷”;但这个革命,同欧洲的那场革命相比,一直就是不彻底和不坚决的。其间及以后,又曾数度出现过“龙文化”的抬头和“万岁爷”的复兴……表明其专制主义观念及势力的顽强与顽固,决不是短时间就可将这个肮脏“龙厩”打扫干净,而毕其一役的。

  在人类史上,人民和统治者,是一对矛盾着的物体。世界人类的进化历史表明,人民既离不开统治者,又不能不设法尽力驯化统治者。一部人类历史,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老百姓运用法律和法制的力量来驯化统治者的历史。在人类的五千年文明中,在驯化方面取得的进展很不均衡,这个驯化从来就是双方面的。对普通民众的驯化,早已走上了制度化的轨道,许多法律都是用来制约和驯服老百姓的。但是对“龙”即统治者的驯化却阻力极大,障碍重重,进展十分缓慢,只是在过去的几百年中才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而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普遍的效果,则不过是上世纪下半叶以来几十年间的事情。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乃是人类驯“龙”即驯服统治者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具有划时代意义。把那些挣脱法律与伦理的羁绊,用专横的权力为非作歹的“孽龙”送交国际法庭进行审判论罪,而不再是使用平民暴力(起义)将其推翻或杀死,然后再来个改朝换代什么的,“皇帝轮流做,今日到我家”——这在人类历史上确是破天荒第一遭。

  1948年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中国已于1998年正式签署承诺加入该宣言),这是人类历史上

  中国自上世纪末的改革开放以后,在法律、法制建设方面的进步举世共睹,个别人“无法无天”驯民的历史宣告终结。我们的社会正在坚定不移地由“臣民社会”向“公民社会”过渡和前进。可以预料,这个趋势已不可逆转,人类文明的阳光必将照遍全球每一个角落。

  然而,正是在这一大时代背景下,“龙抬头”影视文化却逆时代潮流而动,不灭反兴,岂不怪哉!这种“龙抬头”文化,向亿万观众喋喋不休、津津有味地描绘三拜九叩的“臣妾心态”、“臣妾人格”,渲染“万岁爷”的八面威风和天姿圣明,简直使我等民众不知此间何世也!

  记得鲁迅先生曾把一部二十四史概括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与“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灯下漫笔》)。又说:“自己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身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于这种生活”(同上)。

  确实,奴隶不可怕,可怕的是奴才,尤其可怕的乃是奴才文化的提倡者:奴才中的文化人将奴才思想理论化系统化,又利用影视等大众传媒将其进一步形象生动化,让其千秋万代流传,

【浏览257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