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杂文已进入“鸡肋时代”?
2004年11月15日
 
  我喜欢杂文,《杂文报》一订就十多年。

  “十年浩劫”之后,杂文常常写出读者心里想到,或者是那些心里明白而在过去不好说出来的问题,读起来觉得很过瘾,对于杂文作者敬佩十分。可近年来的杂文,就觉得没大看头,就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兴味。

  且从感觉说来。80到90年代的杂文,因为改革开放,一下子从“左”的束缚中解脱出来,革故鼎新,激浊扬清,七言八语,世象众议,精彩纷呈,把它称做“百姓喉舌”是不为过的。现在的杂文题材倒反而变得狭窄了。大量的反腐文章,往往是“大腐败”写得很热闹,让百姓最头疼的身边“小腐败”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就不怎么触及了;轰动媒体的如劣质奶粉案,一窝蜂地写,面广量大的平民百姓遭罪,倒显得冷漠了;对死老虎你一棍我一锤,打得起劲喊得也起劲,至于活老虎,明明还张牙舞爬作恶多端,也似乎视而不见。不是杂文家的郭光允用8年时间做了把“打虎英雄”,盯住陈维高不放,而手里拿着“匕首”的人就显得沉默寡言了。

  杂文没有多大读头,还在于其肤浅,缺乏深度,甚至陷入套话老调的八股泥淖。说起腐败成灾时,“体制问题”成了万能用词;说到扼制腐败时,就有“强化监督机制”的“万能药方”。空洞而泛泛之论,怎么会有深度?怎么能不使杂文“千文一面”?即使鱼翅海鲜美味,天天吃也难免乏味。当然,这不能完全责怪杂文作者和编辑,仅“为稻粱谋”,就不能不考虑后果。非不为也,是难以为之也。然而,不可满足于现状,满足现状就干脆不去惹杂文。

  银屏上看到有反腐题材的影视作品,一开始也还看得过瘾。可是看了两部之后,便觉得索然无味。人物角色,情节安排,收尾结局,大同小异,程式化图解式,也就不再盯着看了。如今杂文亦复如是。杂文作者也似乎一个个全用一脸怒气来写杂文,义正词严,怒斥丑恶,似乎非如此就没有投掷匕首的气势。其实,杂文更应该“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看似玩世不恭,却是笑含讥讽;看似轻松描画,却不留情面。弄杂文就应该正义在胸而勇于面对丑恶,就要敢刺、敢笑、敢怒、敢骂。这就是被“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郑板桥语)。杂文家是既需要骨气又需要睿智的。

  当今杂文,又很少有见识相左的文章,至于针锋相对的争论就更是少之又少了。这是很不正常的。不同的生活积累,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境界,甚至不同的性别,在这个多元的世界里,怎么会是一种认识呢?智囊团向决策层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是多种的,乃至是根本对立的,比较利弊,方可作出更正确的决策。对于读者来说,报刊上不同观点的文章,就有引导人们多思之功能,愈辩愈清醒,愈辩愈明理。没有争论,就形不成公共的焦点;没有公共焦点,就形不成冲击力;没有冲击力,就难以有改造社会的功能。

  对于社会丑恶,东一榔头西一棒地点击,就如同把一个个小石块投进水塘,只是泛出一个个小水花,迅即归于平静。如此而已。关键在于作者是否有一双慧眼和是否有那个胆识去触及那个社会焦点,编辑是否同样有一双慧眼和胆识把真正的社会焦点呈现在读者面前。最近郎咸平说出了国有资产的流失和流失到哪里去的问题,其实也并不是他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和新发现,只是把百姓都在心里有数而又不便说、不好说、不是名人,或者是不敢说的问题,是郎咸平轻轻地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纸,一时便引发共鸣震动。如此而已。

  杂文理应姓“杂”,题材杂,形式杂,体式杂,作者也须杂,这才有看头。近年来,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个习惯,对于老面孔老脸色杂文只是扫描式浏览。这些“名家”自然有佳作,但也不乏浅显之作,读之无味,没多少看头。对于新面孔的作品,倒反而细读,因为若不是精彩之作是不大会受到编辑垂青的。
 
   来源/红网 

    作者/曹友琴

    2004-11-12

【浏览208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