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人生何处不相逢-因为世界小,所以可以相逢
2004年11月15日
 
  人生何处不相逢

  年少时追逐和羡慕的东西常常是风光并简单,回过头看“不过如此”。什么都不是定数,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因为年轻,所以机会很多;因为世界小,所以可以相逢。

  这年分我带初三毕业班,与李老师一办公室,同事好几年第一次与她搭班。李老师和我岁数差不多,个儿不高,脸白白的,头发有点黄,眼睛不大挺有神。她人胖,走路扭扭的,我们笑她“腰里别着块砖”。她是个生活很讲究的人,衣服净是质地很好,有品位的中长款式。

  中午吃完饭,她织毛衣,我睡大觉,没事的时候聊天。她烦恼不少:没房子,与婆婆住一起,老为鸡零狗碎的事怄气。一天,说起年轻时候的事。女人岁数一大就爱说以前的“辉煌”弥补一下人老色衰的缺憾。“我结婚以前特瘦,去献血,不够90斤给退回来了。”我自豪地说。“我还不是一样,上中学时腿又细又长,小腰一尺八,撑死了80斤,跳喜儿时轻飘飘的。”

  “你哪个学校的?”我问。“××中学。”“天哪!”我惊讶地张着嘴半天合不上。多年前的“五一劳动节”,我们被派到颐和园当观众。那会儿叫“游园会”。在公园里围几个大圈圈,由各文艺团体演出,组织“工农兵学”当观众。我们中学生那个圈,演出的都是各学校精选的节目。印象最深的是××中学演出的芭蕾舞剧《白毛女》片断,大春给喜儿送白面那场。我个儿小,坐第一排,看得特别清楚:喜儿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辫子,俏丽的刘海搭在前额,高个、细腰、长腿,说不出的妩媚。小红碎花的衣服,红裤子,粉的芭蕾鞋。第一次那么近看芭蕾鞋,原来是普通鞋前面削了一块,“那站得稳吗”,我真替她紧张。她跳得特棒,脚尖踮得好,看得我眼睛都直了,羡慕得一塌糊涂,结束时拼命鼓掌。

  我的眼睛一直追着她,下场后她往外走,我也赶紧溜出去跟着,“喜儿”买冰棍呢。我站她后面,偷偷摸她的长辫子。她感觉到了回头笑笑,我有点不好意思,“这得留好多年吧?”“假的,你看只有这一段是我的,后面都是接的。”她没卸妆,夸张的黑眼睛,眼角挑上去,像趴只小蝌蚪,红腮一大团,远看挺好,离近了有点不自然。“你哪个学校的?”“××中学。”“你演得真好,将来跳专业?”“是,我一毕业就去××文工团,已经答应要了,再见。”“嗬,真棒!再见。”

  下乡第二年冬天农闲时成立“农民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演出一些朝鲜舞、新疆舞。一天书记说专业文工团来公社演出,让我们帮着搭台子、接待,抽空让他们辅导我们,大家一听乐坏了。演出在公社旁边的河滩里,冬天枯水,正好搭戏台子。我们抬木头、搬椅子可卖力了。傍晚书记叫大家赶紧去公社会议室,里面坐着四个军人,已经化好装。女兵柳叶眉、杏核眼,年轻漂亮。男兵高个、宽肩,英俊威武。为首的男军人说,“听说你们排了几个舞参加县里的比赛,我们看看。” 

  我们赶紧换好服装,跳了一遍。第一次跟专业演员离得那么近,大家都很紧张。男军人说,“还可以,有几个动作可以改改。”说着换上黑色轻便舞鞋,做了几个示范动作,随便一个大跳就半空中了,轻轻一踢腿就上了前额。“有些动作不到位,比如……”女军人比划着拿了个“范儿”,扭着的腰说不出的美。差不多两个小时,讨论、纠正,直到天黑。“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啧啧。”我们议论着,有时候想想老天真不公平,又漂亮,又风光,好事都让他们占了。

  后面的故事不用说了,那个喜儿、那个指导我们的女军人就是李老师。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同事好多年,整天混在一起教育孩子啦、美容减肥啦,就没想过她是我的偶像。也难怪,“喜儿”成了“喜儿她娘”,长腿还是那双长腿,腰可不是那个“腰”了,我们笑着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李老师年龄大了不能再跳舞,转业后上夜大,调来当老师至今。

  年少时追逐和羡慕的东西常常是风光并简单,回过头看“不过如此”。什么都不是定数,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因为年轻,所以机会很多;因为世界小,所以可以相逢。 
 
    来源/北京青年报 
 

【浏览252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