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海,我的痴爱 -- 威海之行终于圆我梦/盼望变成一尾游鱼.一生一世呢喃在海的怀抱
作者:真情旋律

    今年暑假的威海之行终于圆了我自童年时代就对海痴恋的我梦。

    下午六时动身,第二天清晨到达威海。天光熹微,细雨过后,路面潮潮的,给暑热难耐的心情撑出了一片荫凉。公路两侧裸露的石块、秀气的小山,为水的臂湾里的威海,增添了柔媚中的粗犷。在我们一行人的惊呼中,我们乘坐的旅游大巴从海的裙幅旁驰过,海,日思夜想的海,在我们的视野中延展着那片蔚蓝,娴静、温柔俨然没有边际的静湖。在导游的再三抚慰下,我们才勉强坐下,目光虽被水泥丛林无情的分割着,却依旧探向想象中的更远的前方,甚至有“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的曼想。

    遥遥的记忆中,在村外的易水河畔也曾这般放浪着童年的无忧与无忌,那时的天空仿佛总是蔚蓝的,蓝得仿佛手指触上去就能扑扑往外冒晶莹的汁液,哈一口气也能吹弹得破。最妙的是那立体的点缀,大朵的雪云,媚惑我和小伙伴们总试图登上去,望望天外别一个世界,高飞的水鸟牵带着我们热辣辣的羡慕,那时我们不曾见过海,就叫那天空为天海,以她为依托,幻想着海的真实形象。

    如今来到海的近旁,静听他大口大口畅快的呼吸,感受他强劲有力的脉搏。在宾馆简单进餐后,前往海滨浴场,绿色草坪映带公路左右,给这座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平填了一条自然画廊。环翠楼公园门口,白鸽大摇大摆地在空场上走动着,扑楞楞声不时溅起路人的惊叫欢笑。有几个孩子用稚嫩的小手送出手中的食物,鸽子把他们迅速包围起来,有几只大胆的落到了他们肩膀上,这人与自然协和的画卷把心浸泡的软软的。

    一路上导游给我们介绍着公路旁的雕塑、独特建筑,可对于我来将几乎充耳不闻,向窗外张望着,希望能看到海的存在。在我的殷殷的盼望中,浴场总算到了。

    我走出游泳的区域,避开戏水的人群,光脚奔跑在沙滩温柔的怀抱,丝丝长发在微微润湿的海风中化作黑黑的幌子摇曳舞荡。我聆听着海扣响岸的柴扉,传达着凝碧而殷切的叮咛。辽远的蔚蓝舒展着生命的开阔与自由,海鸥盘旋低飞,用矫健的侧翼钩起浪的长舌,随后俏皮地闪躲欢叫,把愉快的笑声撒满这眼前的世界。不一会又箭一般向远处射去,带着我不舍的目光,渐飞渐远,直到化作蔚蓝中的一滴,跨出我目光的控制,镶嵌在永恒的记忆的彩幕里。我总在痴痴地想,天空、海鸥、大海竟然这般水乳交融地长相厮守,前世多少次的流盼才会换来这永久的相依相随啊!揉揉发涩的眼睛,眼眶潮湿湿的,想必是被这海打湿的。

    不知多久了,背负重重的行囊,蜗牛般沉沉蠕动,不曾想过以何处为起点,奔向何方,天地之间,我短小的身形化作血色夕阳下长发飞舞的剪影,在时日的荧屏上留下轻轻浅浅的足痕。每当到达一个小站,揉揉酸涩的腰,抬头遥望天空外另一个飘渺而茫然的世界,我的眼睛总是朦胧的,朦胧中那海扯着随风鼓荡的蓝色丝绸,向我奔涌而来,和我的目光惊喜地相拥,温柔的气息里漫溢着浓浓的相思,面朝那海,我每每如海子一般欣喜于海那边隔绝尘世的春光中的妍妍花开,那一刻,我成了刚出蛹的紫蝶,尽管我明白我是那无法化蝶的蛹,可至少在那一刻,我拥有了紫蝶的奔放与洒脱,有时还在曼想着那一刻会延伸成永恒,把我紫色的身影定格在我痴爱的海的上空,我甚至还做过那样一个真切的梦,梦中我盘旋在海的上空,和海深情地凝望,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在海天之间欢快地跃动。

    海挟着雄壮的音符鸣响着,那声音有如深山古寺中的钟鸣,深远悠长,令我也不由恍惚。不知为什么,对水总有着莫名的牵肠挂肚,偏偏又生在北方,对水的执着的痴念有时竟到了天真的程度,那天河是不是蒸发干了,不得不向大地征粮纳税,曾经清澈地淌过童年的小脚丫的溪流干了,就连村口老柳树下,当初日日提篮蹦蹦跳跳前去垂钓的池塘也衰老皱缩成鱼鳞般的裂痕,张着干渴的嘴巴,大口大口喘着粗起,她真的老了,老在了时间的褶皱里,不见当初丝毫秀美之姿,这残年的风烛熄灭在光天化日之下,熄灭在我失望的目光里。

    微凉的海风裹挟下,如墙的浪群滚涌而来,遇到横加阻拦的巨石,霎时愤怒地腾空而起,雪浪花在空中做了一次灿然的绽放,之后便是那剔透的珠子飘飞曼落,一如那转瞬即逝的烟花,瞬息间显示生命的芳华,也许那短暂的升降对于浪来讲便是一次生命的轮回,自然地升起,自由地坠落,看不出丝毫的沮丧与怅然失意。也许只有真正参透生命奥秘的智者才能拥有如此淡定的人生,这不能不令我更加喜爱这圣洁的水的珠贝凝聚成的蓝蓝的海,有时甚至在想,这样的世界中一定有一座天堂,一座沉淀着生命繁华与玄妙的天堂,不由总盼望着变成一尾游鱼,一生一世呢喃在海温情的怀抱里,倾听那强劲的心音,而这样的愿望童年时代便植根于幼小的心灵世界,望眼欲穿,看来没有达成的一天了,在被浓浓的失意淹没之时,不禁又想,沧海桑田在万年的历史中自然而平常,那将来是不是有一天,那海会扯天连地垂挂在南方,到那时那蔚蓝生命在延展中,定然融入人世间不曾有过的盛情,我这对海满腑痴情的人也就可以日日与之凝然相

【浏览478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