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南方的雨三题 - 钟情的人儿自是有雨打芭蕉共剪西窗烛
作者:river

南方的雨 钟情的人儿自是有雨打芭蕉共剪西窗烛
    
    汽车从汕头回到广州,正值深夜。窗外的雨坚韧地下着。有水在地面上冷结成灰灰的迷雾,袅袅升起。

    南方的雨,有情有意,钟情的人儿,自是有雨打芭蕉,共剪西窗烛的情趣。薄情的人儿,雨丝就如影随形,带着针砭肌骨的寒意,任你逃到天涯,阴郁的霉斑也会长在心里。

    南方长大的孩子,习惯了雨的倏来倏去,晴好的天,也会随身备置小巧的伞。而我是不惯带伞的。

    早年的记忆里,阳春三月,晶莹的雨丝在阳光中飞翔,漫山的油菜花,如鹅黄的锦锻散发着沁人的香,赤了双足,在田埂上慢慢的走,一株碧绿的草,一个小小的虫儿,童挚的心灵,也会快乐半天。稍长,雨丝不那么快乐了。

    少年时光在一个一个雨季里翻过。仲夏的雨,站在树下,看雨丝自繁复的叶中飘摇坠落,挂在叶尖上的那颗,是叶的眼泪吧。闷热的夜晚,在操场上站定,等着那场狂风和暴雨,奔跑,如鞭的雨带着速度和力量,鞭炽着肌肤,有形的对抗。

    到了北方,来回的奔波里,也会遇上雨。不论大小,总不会在站台上躲避,只是挺直了脊梁,如常地前行。是我的,我都要承受。

    如同2004年春天的这个雨夜,我仍是异乡的过客,在陌生的车上,陌生的人群中,忆及熟悉的往事。

    司机打开了收音机,不知什么时候,Linda Creed温软轻绵的歌声弥漫在整个车厢,气息迷人,空灵安恬。她天鹅绒般的嗓音让人温暖地迷醉,每个声音抽离了炫耀的细节,质朴的叙说。眼神,背影,烟。不是初次发生的炙热,不是没有比较的忠诚,而是,寻找了很久很久的相遇。含蓄,蕴籍,温暖,痛苦,思念,分离,真实的分离。最后一句的尾音,抹去了她曾存在的痕迹。继起,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再一次,再一次,揉碎在他没有足够热情和欲望的吉他声中。为他苦涩沧桑的人生下令人手足无措的纯真。我们都有的纯真。

    第二日,回到北京,阳光灿烂,真好。

                                                      ( 2004-4-2 )


    绛红色的朝霞浸染天际的时候,我悄然踏行在这个城市将醒的梦里。

    一阵清亮的鸽哨在对我说: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鸽。仰首望去-- 鸽群,骄翅如飞雪,横过湛蓝天空。飚扬在晨风中的风筝是我的老朋友了,它的主人总在这个时候放飞欲远行的心。

    阳光穿过树隙叶间,形成优美的光柱和影斑。温柔的正逆光照耀在草坪上,叶梢上的露珠儿慵懒地睁开眼,又滚到角落里继续着不知所以的睡眠。光斑在草丛间跳跃,足尖轻点,袭上月季花儿崭新的绿莎裙,这个放肆的家伙挑逗着花儿年轻的肌肤,羞红的润泽便开始隐现在她粉嫩的面颊上。年轻的游戏。

    总有几株,褪尽铅华,时光留痕的花瓣浅淡,然以极致之后的宁静安然闲立枝头,随时离去似得漫不经心,如铜版画般深邃寂静,是我无法拒绝的喜欢。

    城市打了一个呵欠,晨曦迅即扩展,冷蓝的色调渲染了绛红玫紫的色泽。6点。748。准时上了这辆伴我无数晨昏的公汽。一切就要开始。         
                                                        
                                                              ( 2004-7-12 )

    


午后的阳光

    午后的阳光如潮水在四周汹涌,烧炙着每一寸肌肤,无一幸免。

    此起彼伏的热浪之间,我微微喘息。忽然想及新西兰有一种金色的奇异果,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阳光之吻。不禁失笑。七月盛暑,太阳狂野的大舌头无边无崖地吻下来,只怕仰承阳光的奇异果也要变木乃伊了。

    偏爱炽热太阳的当属梵高。在他的画里,太阳是一号烙黄加白,天空的其余部分是一号烙黄加二号烙黄。明亮眩目的黄,厚重的色彩,蓝色短促的笔触,布满画面的蜷曲的线条下是喷张的极度的激情,在极度的痛苦和极度的快乐之间碰撞。这时的梵高已濒邻崩溃。正如他所言,以生命为代价,为了绘画,丧失了理智。或者,有了理智就不会有激情,梵高就不会为了争取绘画的权利而向弟弟汇报每一笔支出,哀叹实在没有买颜料的钱了。
 
    不会怀疑绘画到底有没有用,能否带来美,或者不会热爱自然和生活,在明白自己被一种可怕的疾病所侵袭时仍然坚定绘画的信念。那么,平凡的梵高会不会更幸福,谁知道呢。   

                                                               ( 2004-7-18 ) 


     ( 网友guog点评:
    梵高的向日葵给人的印象是终身难忘的了
    黄,原来是中国传统的正色, 梵高从东方艺术里吸取了充分的营养, 
    可他却能够以明亮眩目的黄,表达喷张的极度的激情 这该是生命底蕴所迸发出情性吧)
                                                                ( 2004-7-18 ) 


【浏览373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