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枫泾古镇 --- 古镇的半晌时光悄无声息地化在嘴里,印在眼里,遁入心里
2004年11月08日

  上海人喜欢旅游,春暖花开的时候,开着车子去西湖旁边只为喝上一口梅花坞的香茶。在世界各个城市大大小小的饭店、机场和码头,听到“阿拉”之类的乡音也完全不用惊异。其实呢,就在我们城市门口,也不乏新鲜又好玩的去处。

  七宝、朱家角新场,最迅捷的交通,早就把远郊变成了近游。怀着一缕淡定的心绪,约上许久没有联络的朋友,沐着午后的阳光,从容吃完一顿午饭,把生活的苦辣酸甜互相交换。这次我们带你去的地方是枫泾古镇。 

  深秋虽至,午后的阳光却依然暖和得催眠。闲着也是闲着的星期六,拖上爱喝黄酒的老爸,索性跑到上海边上的枫泾古镇。吃吃豆腐干,喝喝黄酒,在船上枕着微醺的阳光支着脑袋打个盹。傍晚走的时候,顺便牵上一只丁蹄,留给老妈打点晚饭。

  魔法咒语“唔呶喔哩”

  性急的老妈反复强调早去早回,所以我和老爸磨蹭到9点被“轰”出家门。事后证明,大可不必,再晚一点都无所谓。一个小时不到,下车来到枫泾镇的大门口。牌坊下面热热闹闹,充满过日子的忙碌,路边小吃店粽子的清香被锅下面的小火炖出来。一路牵扯着我们的鼻头往前走,牌坊上面有四个奇怪的语气词“唔呶喔哩”,怎么念上去就像哈利波特的魔法咒语?蹭了旁边导游的讲解,原来是当地的土话,说白了就是“我们屋里”的意思。念了咒语,不会长出猪尾巴,可是会发现一个饭店哦,古镇有个饭店就用了这四个字。

  镇口石墙上有一首民谣:“一月螺蛳二月蚬,桃花三月甲鱼肥……”之类的话,说白了就是指导我辈日常饮食的宝典。老爸兴致勃勃地一句句念出来,我则盘算着今天中午可以寻点什么野食尝尝。

  朝右打个转弯,一条逶迤600多米的乌色廊棚就罩住了头上的晴天。廊棚下面是条铺满青砖的老街,沿河的人家都摆出一张桌子,拖出四只小板凳,用毛笔粗粗写出一个牌匾,一个小饭馆或是小茶庄就这么简单地诞生了。

  走乏了的游客,点上一碟花生米、青豆和紫红的菱角,端上一杯茶,有滋有味看面前河浜里载着游人的小船来往不停。妇人零散地蹲在河岸边要么杀鱼,要么洗衣服。这些老房子的门面虽然窄小,却往往两间房子之间夹着一条深不可测、一人宽窄的小巷。胖子要勒住裤腰带才能“横”着进去,听说是不少剧组取景的地方。遥遥看过去,藏了看不透的曲曲折折。

  街上是干干净净的石板路,我的注意力主要被旁边小摊上的状元糕吸引。买了一点,边吃边逛,状元糕是用上好的糯米蒸熟,切成薄片,烘得片片松脆。有芝麻味的、椒盐的、桂花的,咬到嘴里像雪花一样瞬间融化。我一片一片吃着停不下来,也不管“游吃”一举是否有损形象了。
 
    把廊棚下四溢的茶香抛在脑后,踱上一座石桥,往下一看,在黑瓦筑成的屋顶上面,古朴而顽皮的檐角高高翘起来,间或一两只红灯笼在给岁月磨旧的屋瓦间挑出一抹鲜艳。行走在平整的板路上,抬头看,窄窄的街两边都是两层楼房,将上空挤成一线天,长排的木格扇窗露出原木本色,底层的屋子后面大体就是河埠。因为街上以前作坊多,这样的结构下面可以做买卖,楼上住人,屋后头方便运送货物。 

  别看枫泾的规模不大,画馆和名画家祖居倒是三两步撞到一个。国画大师程十发的家最是热闹,客厅天井里站满了人。他家三釜书屋的二楼是一个画作的陈列室,大师笔下的少女个个健康圆实,有黑红的脸盘。因为成天闹着要减肥,老爸拿画中的少女教导我,健康才是美,懂哇?

  和平街上还有“三百行”博物馆,像平常用的灯和篮子这么家居的东西,也被细心的当地人搜罗来。煤油灯、马灯、探照灯,什么年代的灯具都有,现在看起来还都很有味道。家里要是弄上一盏,说不定很另类,也许不比宜家差到哪里去。篮子馆前面还挖了一口井,旁边的绳子上拴了一个竹篮。虽然竹篮打水一场空,围在井边的一圈游人似乎更愿意身体力行证明之,颇有伽利略当年在比萨斜塔上做试验的科学精神。我也凑了凑热闹,结果真理总归是真理,篮头没有挽起多少水来。

  枕河的古戏台正赶上演出,唱的是越剧,后花园相会之类的,具体唱的是哪一出老爸和我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有得出任何结论。伸着脑袋并且摇来摇去的当口,瞥见一爿不大的门面。门匾上面是辣乎乎的三个字“红胜火”。不晓得里面卖的是什么土货,走进去一看,乖乖了不得,卖的是鼎鼎大名的金山农民画,鲜艳澎湃的色彩排山倒海向眼睛涌过来。满墙壁挂的都是平实、质朴的农民画,雪天支扁套麻雀、打谷子、舂米,每幅画上的孩子、妇人、农夫,脸上都洋溢着简单快乐的微笑。走到里间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安静地对着已经初显轮廓的农民画着色。她们两个都是金山有名的农民画家陈富林的一双女儿,陈家一家三代连女婿都是画画的。奖杯奖状一箩筐,盛名在外,老外都追着来买画。买了一幅小小的画,把土地的气味终日放在案头,看了心里踏实。


  枕河一餐午饭

  “红胜火”画馆对面有个坐船的口子,既然身着土布蓝褂子的船娘热情招呼,那么就荡舟一回好了。坐稳当后,船娘甩开绳子。碧绿

【浏览252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