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一家之说/中国文化能拯救世界?
2004年11月01日
 
  最近读到了严秀先生一篇题为《千万不要胡说》的杂文,文章批评了当今某些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无知妄说,是我近年来读到的最有理性的声音。

    奇文共欣赏,不妨抄录一段精彩的文字:“近年来有不少人在忙于谈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21世纪的世界文化是儒学思想领导的文化,21世纪最重要的世界通用语言文字是汉语和中文等等……一句话,在21世纪内,中国会把全世界的一切都统一起来。我看,这完全是胡说一气。要西方人放弃拼音文字来使用中国人的方块汉字?要西方人放弃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法治、人权的口号来采用中国的三纲五常、中庸之道的思想道德规范?要人家都放弃交响乐来听我们的威风锣鼓?要人家放弃芭蕾舞来演我们的跑旱船?要人家放弃现代医院都来学我们的肝火脾土的医术……这简直是异想天开,无可理喻了。”正当一些人在夜郎式的梦幻里打着呼噜流着口水做着意淫世界的美梦时,严老汉的当头一棒却没有把尔等全都打醒——又有人胡说了!

    最近季羡林先生又对记者发了盛世奇言,该知名学者指出,21世纪是以中国文化为主体的东方文化走向灿烂辉煌的世纪,只有东方文化才能拯救人类。西方文化繁荣了几百年了,把生产力推到了空前的水平,使人类社会进步达到了空前的速度,但同世界所有文化一样,决不会永世长存,今天,它已逐步呈现出强弩之末,难以为继之势,具体的如生态平衡遭破坏,酸雨横行,江河污染,动植物灭绝等。而以分析为基础以征服自然为主要思想的西方文化无法用高科技解决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只有东方文化的“天人合一”,“顺乎自然”的精神才能改变现状,挽救人类。该高人还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以分析为基础的西方文化将逐渐衰微,必然代之以以综合为基础的东方文化。

  这真是高论,而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比如环境污染问题,实际上在一些高度发达的国家里已经得到了有效的遏制,这正是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迈进的历史进程中高科技发展的结果。要回应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除了寄希望于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目前人类恐怕还没有别的选择。再如以色列——这个国土面积不足2·8万平方公里,条件极其恶劣,资金贫乏,人口仅仅560多万的小国——把大片荒漠变成了绿州,而且成为粮食和蔬菜出口国,并且已经跨进世界发达国家的行列。正是依赖高科技,以色列人找到了人与自然的美妙的结合点,大自然并没有报复他们,人家也用不着什么“天人合一”来拯救。保守主义的毛病大概是,把他们所厌恶的一切都归因于科技和理性并且在你还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就及时地告诉你千万别忘了减肥。

  在这些年的莫名其妙的“国学热”中,季羡林先生曾热心编辑出版“包容了一切坏种”的所谓《传世藏书》啦《四库全书》啦等等。如果鲁迅能活到今天,这位深谙中国文化奥义的疾言中国文化有毒的先驱一定会感受到巨大的悲哀。中国是在人家的枪炮威逼下才开始接受西方文化的,因此从一开始就对外来文化带有一种天然的抗拒心理,中国文化的遗老就是不肯承认西方文化的强势地位,时不时地要卖弄卖弄“三寸金莲”式的“国粹”。也难怪,什么时候也不能丢了面子啊!什么是中国传统?难道说皇权专政及其衍生的依附人格不是中国最大的传统吗?不然的话,能孕育出“文革”这样的人类文明史上罕见的怪胎吗?讵料这样的货色也有人在贩卖了。

    最近读王元化先生的《清园近思录》 ,先生1993年10月12日的日记中摘抄的某报一文,其大号标题是:“法国女婿热爱毛泽东” ,副标题是:“访法国著名摄影师马尼埃尔·维莫尔” ,王先生抄了其中精彩的一段:“他喜爱诵读毛泽东语录,如遇到困难时,就背诵‘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扫地时,他就背诵‘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在他的影响下,巴黎文化圈中有人学习背诵毛的语录,并运用到日常的对话之中。”云云。不知王先生在抄录这段文字时是什么心情,反正我觉得既滑稽又凄凉。如果中国文化这样“拯救人类”的话,到底是福还是祸呢?鲁迅说:“原来我们中国就如生着传染病的病人一般,自己生了病,还会将病传到别人身上去,这倒是一种特殊的本领。”(《鲁迅全集》7卷310页)

  让人难以释怀的是,这种文化上的“是已而非人”简直成了一种现象,有人称之为新保守主义。在当代中国向市场迈进的时候,“新国学”“新儒学”“新权威”等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思潮正在泛滥。几年前,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去世前,无限深情地对守在身旁的另一位哲学家说了最后一句话:“中国文化一定会倡行于世界!”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这的确能极大地激发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多少年来我们也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的方式把诸如此类的话语灌输给人们,从而培养一种虚骄的爱国主义,结果只能是自我麻醉。这种麻醉大的不说,就说流行歌曲吧,80年代时我们唱《龙的传人》 ,奇怪的是我们为什么那样热衷于做“龙的传人” ,龙这种传说中的动物几千年来一直是中国封建帝王的象征,这一点难道我们不

【浏览200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