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浮云旧事温柔 --- 一片树叶的阴影似乎能覆盖我的整个春天
2004年10月29日
   
   我记得你离开的那个夜晚,20多年的经历精简在几件行李中。这时候,你的护照比你本身更说明和代表你自己。飞机停泊在跑道上,它将飞越地图上的那一片蓝色,把你带到另一方国土——就像童年的红蜻蜒,飞过小溪,落到对面的草叶上,只能让我眺望。

   机场的阳台很大,好像必须如此,才能盛得住那些离别的姿势。站在机场的阳台上,我眺望这个夜晚明明灭灭的灯火。谁说的,一盏灯下罩着一个情感的故事。风里望去,那些灯都有些颤抖像游走的灯笼被莽撞的孩童提着,小时候一阵突然的风,常让孩子失手烧了手里的灯笼——情感如此不堪吹拂。

   那个晚上我一直执着地想,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不能失手的亲人。

   时间湍流过去,空间端居下来。因为离你远了,远到一个近似客观的距离,昨天才可能被岁月逐句推敲。认识你的时候我18岁。

   也许人是不必太敏锐的,情感不应过量的,像一个圆,它的面积越大,对立和冲突就越大。有人清简如一枚句号,在微小的占有里却充满自足,18岁的我还缺乏足够的生活技巧,我的愿望总是径直指向它想抵达的目的地,并且我格外敏感,对那些纤细的美好过目不忘,一片树叶的阴影似乎能覆盖我的整个春天。

   那时候,你卓越的想象力正开放到极处。你是个易于伤感的人,站在真理的南极上,你望着那些颠簸的友情和冰冷的正义,你的思想总是从事物最脆弱的部分去袭击它的核心。没有人知道,在冷冷的眼神后边,你是个爱的天才。

   我们在一个班上课,那些被知识和教诲包围的日子里,我们却常想看一些遥远的友色。你有时谈笑风生,在更多的时候沉默寡言。印象最深的是你蓝色的背影,走在满是灰尘的阳光里。我常习惯地认为,你也是这样背对生活的。

   我们居住的城市里有一条河,它窄小,细长却享有盛名。我们坐在河畔聊天。夜晚像一只温柔的蝙蝠扇动着翅膀。有时候我喜欢站在水边,街灯的影子飘浮在水面上,一圈圈金黄色的光波,杂乱而无意义,却让人眩目,看着看着,就真想纵身跃入,身后总传来你的声音:别晕水啊。总是这样。

   水波、星夜以及宁静不断地推进你的思考。鸟在枪声中折羽,花在清晨就香消玉殒,人们能够忍受平庸并且心安理得……因为苛求完美,我们就显得愤世嫉俗,同时也格外挑剔自己,人总要携带某些暗淡的品质,也包括我们自己。

   其实这世界上本来就交响着乐音和噪声,如果你想倾听生命的旋律,也必须爱屋及乌地吸收光阴的噪声。就像亲吻美人的红唇,必须忽略她齿缝间生长的细菌。而我们年轻还需要懂得容忍,丑陋微小的颗粒让我们负重累累。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热衷于交谈。一个简单的问题不断被演绎变得繁复而不可企及,我们从中得到源源不断的巨大快乐。

  奇怪的是我们的交往常充斥着争执,这种争执是以平静的语速进行的,并佐以长久的沉默。因为熟知对方,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精确的词汇,使对方一语中的受到伤害。事后我们极其懊悔,然后又和好如初,似乎是以对方伤口的忍受程度,来为我们的情感加重等级的。 

   其实,我们年轻的灵魂似孪生的,它们酷似对方,一起发育,又在母体里抢夺着营养。在犬牙交错的地方,扶持着对方的手臂成长。就像牙齿咬碎物质的外壳,带给身体的是营养和热量,我深信,我们彼此都再也找不到比你我间更像牙齿的感情。

   从一开始,我就明白这是我一生最隆重的情感,我却无法为它命名。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以至于普遍意义上的爱情已经无可能,它具有很高的纯度,比友情浓烈,比爱情清澈,比亲情深入。抛却功利和意图,任由生命的率性和本真。我愿以终身来保持这种悠长和动人的情谊。

   想念你的时候,我觉得真好。没有人知道我以怎样的疼痛来承受着爱,一个名字能以怎样的方式感动我至灵魂深处,我挚信我们永不分离。

   生活被驳杂的事物充斥着,我们必须透明如婴孩,那些美感才能穿越重重尘埃。到达我们心灵顶端,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上帝才派有些人来接近我们的轨迹,帮助我们扫除岁月的尘沙,让我们在明净如水的眼光里,再次感激生活。“偶尔的厌世反是一种救赎”——你伤感而干净的思想是我的拂尘。只要我还在欣赏如你这样的人,就代表我依然在无限遥望着完美的方向。

   我知道在形容词的竞技场上,完美的奔跑速度最快,任何人永远也追不上——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举手向苍穹,并非一定要摘取星月,我只需要这个向上的,永不臣服的姿势。
   终于,你远走他乡,去追寻一种精致而高尚的生活。我回到那条河边躺在草地上看一颗颗流星闪过,想着谁就这样轻易地摘走天堂的花朵。

   我知道你是我身上的一片坚硬的鳞,失去你我会受伤,但我知道不会像失鳍一样失去方向。那是在夏季,一个可供热情挥霍的机会,而我静静地合起我的花。当你翻开回忆的书册,也许会有几片干燥的花瓣,一朵轻盈如此的纪念,我深知你必忽略。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你在那边,我在这边。我们在友谊的两岸

【浏览600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