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古词新意 ---重看“女为悦己者容”
2004年10月28日

 
                    董克诚插图 

  九年前,也就是1995年3月7日,我在海外版神州版上发表过一篇名为《应是为“己悦者”容》的文章,副标题为“服饰心理探微”。我用种种论据证实无论男女都是为自己所喜欢的人而精心打扮,进而延伸为人们往往在自己重视的场合关注自己的服饰形象,这一点没有错。

  近十年过去了,随着服饰文化学研究的深入开展,特别是这次修订《服饰心理学》一书,我对这个问题又有颇多感触。

  原以为,古代女性由于生活圈子小,因而才为丈夫而修饰自己,因此在《战国策·赵策一》中有“男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句,汉司马迁把“死”改为“用”字。遂成千古名句。读古诗,文人借此抒发心绪的句子也不少,可见其普遍性。如杜甫《新婚别》中,面对即将远征的丈夫,新娘表示“自嗟贫家女,久致罗襦裳。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这里不仅是说无心打扮,还在表现一种意志,就像日本一些地区的新娘一样,进得婆家剪断木屐的带,表示今生今世永不离开夫家。

  更多的是,女子认为心上人远去,再打扮还给谁看呢?这里表现的是一种典型的服饰心理。如宋之问的《江南曲》中,“妾住越城南,离居不自堪……懒结茱萸带,愁安玳瑁簪……”许岷的《木兰花》中“小庭日晚花零落,倚户无聊妆脸薄。”李白《久别离》中“别来几春未还家,玉窗五见樱桃花。况有锦字书,开缄使人嗟。至此肠断彼心绝。云鬟绿鬓罢梳结,愁如回飚乱白雪……”有的干脆表现出一种幽怨,如顾的《酒泉子》中写道:“……罗带缕金,兰麝烟凝魂断。再屏欹,云鬓乱,恨难任。几回垂泪滴鸳衾,薄情何处去?月临窗,花满树,信沉沉……云鬟半坠懒重,泪侵山枕湿……”另有一些更直率:“自君上河梁,蓬首卧兰房”,“自君之去妾攒眉,脂粉慵调发如帚”、“君行殊不返,我饰为谁容”……

  那么现在又如何呢?在这生活半径愈益加大的现代社会,是否还存在伊人不在,懒得梳妆的心理呢。还存在!只不过从一而终者太少了。报载一女数次网恋,曾与其中八个网上恋人见面。每次都宛如初恋(请注意是宛如),每次都经过一个轮回,即都由精心打扮赴约,不见情人无心修饰等传统心理是构成。可是,每一个周期都不长。

  如此说来,古人说的“为悦己者容”仍是真理,我们延展的“为己悦者容”也没错,两情相悦嘛,都是为心上人打扮,至少是在自己所重视的人面前关注一下形象。这种心理本身尚不是“稀缺资源”,也不普遍存在“假冒伪劣”,只是成色差多了。如果以前是24K足金,如今也就还剩下14K镀金了。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10月27日 第七版)
   
    作者/华梅 



【浏览327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