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新疆喀什游 --- 猜不透喀什的眼神 迷蒙如面纱女子
2004年10月25日

  喀什为“喀什噶尔”的简称,维语意为“玉石集中的地方”。当地传说中的古代英雄阿甫拉卜色亚夫曾在此建立过王国首府,而自有史籍、文物可考的西汉时期疏勒国起,喀什的历史可谓是风云际会,多历变迁。 

  喀什让人迷失。当你走进喀什的古老街巷,你会一下子找不到出来的路,你不知道自己是迷失在斑驳的历史里,还是迷失在清晰的现实里。新疆作家周涛在《唤醒令》中说:“你可以一眼望穿许多城市的五脏六腑,但你无法看透喀什噶尔那双迷蒙的眼睛。”

  新疆女子就象喀什噶尔那双迷蒙的眼睛,美丽而神秘。在新疆,每个维吾尔族母亲生下女儿后,都会用一种叫做“乌斯曼”的草挤压出草汁,每天涂在女儿的眉毛上,让女儿双眉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眉毛又黑又长。天长地久,女儿成人了,便有了一副青翠亮丽、弯月般生动的眉毛,就象阿拉木罕的眉毛,就象珠丽可罕的眉毛。

  在喀什街头飘过的蒙着面纱的女子,你可以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却看不清她,读不懂她。

  当你穿过沙漠来到火一样灼热的喀什,兜面而来的是艾提尕清真寺顶上的唢呐和达甫鼓的混响,欢乐在那一刻浇遍你的全身;当你经历帕米尔高原的雪域冰原,在喀什的浓荫下手捧着泛黄的万言长诗《福乐智慧》的时候,你才知道原来真理是那么简单。

  “安塞拉甫———哈依鲁木比乃———那吾来———”这一声声悠长的呼喊在城市上空响起的时候,喀什噶尔还在沉沉地睡着。冬天喀什的早晨寒冷而黑暗,这呼喊一波一波地冲开粘稠的雾气,冲开夜的迷障,盘桓在大街小巷,盘桓在沉睡的人们的枕边。

  喀什人听到这声音,便在黑暗中起了身。夜里炉火熄灭了,房间里很冷,他们用很冷的水洗脸,然后出了门。喀什的街上,夜气还没散尽,影影绰绰中,细如蛛网的小巷吐出许多人,汇集到亮着路灯的大街上,人们并不言语,像是依然在梦中一样,朝着那声召唤发出的地方游走。

 
  千百年来的每一个早晨,喀什都是这样醒来的,在这样的一声声召唤之后。城中的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维吾尔人、汉族人、塔吉克人、俄罗斯人、柯尔克孜人、乌孜别克人都在这呼唤中醒来。这呼唤已经在他们的心里沉淀下来,变成一种不需要等待的约定。 

  “安塞拉甫———哈依鲁木比乃———那吾来———”声音来自喀什市中心的艾提尕大清真寺。我在不同寻常的一天听到这声呼唤,这一天是穆斯林的肉孜节(开斋节)。我也随着喊声而起,来到街上,汇入向那声音行进的人流。

  穿过市中心解放北路的十字路口,不远处一拐,一座宏伟的清真寺耸立眼前。太阳已经从对面的三层小楼上露出半个脸,清真寺广场上空一层淡淡的青雾正在散去,清真寺显露出了它素洁质朴的土黄色。

  这就是艾提尕清真大寺。清真寺里和门前的广场上已经跪了四五万人。地毯连着地毯,人挨着人,像士兵列队一样,一行行跪得整整齐齐。来晚了没有地方的人就跪在大马路上。清真寺的电喇叭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像唱歌一样好听的声音,我无法听懂,但可以感觉到它诗一样的韵律。它不急不忙的节奏里有一种慈祥,一种让人安静的力量。喀什就在这一刻凝固了,停止了,全城只有一个中心,就是艾提尕清真寺

  清真寺周围的小商铺、小饭馆的店主人此刻全都扔下生意,跪拜在街上,店铺的门大敞着,无人搭理。人们齐刷刷地跪下去,叩头,起身,跪下,叩头,听从着那个平缓慈祥的声音的召唤,整个上半身都匍匐在地。当额头和土地接触的时候,广场上一片静默,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但是忽然之间,一声嘹亮的唢呐声从天而降,急促的达甫鼓暴雨般地扑打着心肺,刚才还匍匐在地的人们像是接到了一个命令,突然大幅度地旋转跳动起来,尽管身穿厚厚的棉袷袢(长袍),他们的动作依然那么敏捷,腰身那样灵活。

  这就是艾提尕的节日萨满舞。花白胡子的老人舞得庄严专注,穿着齐膝皮靴的一双大脚重重地踏下,轻轻地抬起,举手投足之间,弯曲的身躯竟有一种生命的轻灵,皱纹纵横的脸上漾满了感人的生动;青年们是飘忽的精灵,大幅度地旋转,随着节奏耸肩,打着响亮的榧子,眉目传情,吹出快乐的唿哨声。这是真正的舞蹈。广场上没有袖着手的观众,每一个旁观的人都会被这巨大的欢乐吸进去、裹挟进去,变成欢乐的一分子。 

  艾提尕就像一个历经岁月的老者,凝聚起喀什噶尔全部的生活。

  艾提尕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不管是万里而来的修行朝圣者,还是普通的游客,都能走进它的大门;人们可以在它胸前尽情地舞蹈宣泄,只有这里的舞蹈才是最酣畅淋漓的;人们可以在它的广场前买卖,大声地讨价还价,艾提尕广场容纳了腰缠万贯的国际商人,也容纳着只卖几个染红的熟鸡蛋的小贩;人们也可以在它的墙角下慵懒地晒着太阳直到日头西斜,因为艾提尕不仅仅提供日光,还提供安宁,于是,或坐或卧在艾提尕墙下晒太阳的人群成为喀什一景。 

  穿过10米多高、穹庐似的门厅,里面是一个长满了白杨树的院子,空地上几十个人都脱了鞋跪着,一个戴白头巾的正在高

【浏览238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