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济南“最后的处女地”:云梯山 --- 我陶醉于妖媚的云雾沐浴和轻吻
2004年10月22日

 
                     泉水流淌了一千多年 

  如画的山水,锦绣的自然,原始的生态,大都是要到中国的南方才能看到。如果我不是亲自去过这个地方,别人告诉我济南有一座原始生态的山,我是绝不相信的。济南也是我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在我的印象里,济南是一个工业城市,周边地区的有很多的正在开采的矿山,过去总给人的视觉上传递着灰茫茫的色彩。

  六月下旬,偶然的山东之行,我不仅颠覆了自己对济南的过去的看法,还获得了惊喜的发现。山东微山湖鱼馆集团总经理程平是一个年轻的企业家,也是济南的风云人物,从事的“微山湖”餐饮企业在山东乃至全国有很高的知名度。我虽然知道他喜欢折腾,但这一次租买大山的折腾也是令我所想不到的。为了让我能有兴致,他滔滔不绝地强行向我灌输他决策的正确。他向我介绍说,这座山叫云梯山,海拔900多米,山川秀丽,植被丰富,自然景观未遭破坏。云梯山是济南的水源涵养地,不仅承担着向济南市供水的重任,还是济南的泉水之源,没了泉,济南就丢掉了“灵魂”。有人称之为济南“最后的处女地”。

  经不住他的盛情和煽动,我从勉强状态产生了好奇的心理,拉上济南媒体的一位好友一同去云梯山。

  行走40公里,汽车拐进了一条很窄的山路。山路是沿溪流而上,窄的只能走一辆汽车。车行大约两公里,树愈来愈多,一片片果树,一片片灌木;山路开始陡峭,车外看见山境象阶梯样的云雾缭绕,云梯山名原来是由此而得的。

  车愈往上开,道边的溪流愈来愈急,声音愈来愈大。程平告诉我,这是从云梯山上流下来的泉水。山泉在我的印象里都是潺潺缓缓的,象这样的旺盛的泉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道路两旁的灌木和树相互交叉,愈来愈密,几乎遮住汽车的视线。我们开始有步行向上的情趣。“别着急,真正的美景还要往上呐。”程平用悬念阻止我们下车。

  从西营镇公路拐入进山小道已经行进了大约5公里,车子再也无路行驶了。这里就是云梯山里仅有的一个小村子,名叫梯子村。因为这次不是闲情逸致的观光,是受命于帮助程平对云梯山如何进行保护和利用进行出谋划策。首先了解这里的人文就显得特别重要。

  村子里的50多户人家祖辈在这里居住300多年了。他们过着真正的田园生活。我们所羡慕的。春天采摘着山里的野菜、仙草,晾晒后吃到来年的春天;夏天,采摘自己亲手栽种的瓜果,品尝着绿色自然的味道;秋天,收获山中的野果,感受山珍美味;冬天,在可仰躺的石板上晒着太阳,或三三两两围聚一起,谈天说地。

  随路而流的山泉从村子中间经过的。村民的房子都是依坡而建的。每家每户的门前和院子里都有几棵上百年的古树。我们停车的地方,是这个村子最村子平坦的地方了,也是地处村子的中间。这可能就算是他们的文化生活广场吧。在这样一个休闲、集会、活动的地方的一角,石碾正在转动着。碾压出芝麻的香味吸引了我的目光。两个村妇在推着压着芝麻面的石碾,在石碾的旁边做着一位老人,身边还站着一个拿着苹果的女孩。我拿起相机就想抓拍照这很久没有见到的画面。小孩看到我要给他们照相,便低头咬着老人的耳朵,还没等待她抬起头来,老人便冲着我说“丑死了”, 就转过脸去下意识地躲闪起来。我靠近老人走想给她作些解释,才发现她是个盲人。我为自己粗心的过失向老人表示歉意,她却含蓄的笑了起来,带着那么点羞涩,流露出一种淳朴。

  和这位老人一样,她身边的孩子看着照相机,把手中的苹果塞到嘴里,也是可意再躲闪我的镜头,让人感觉,她似乎是胆怯、怕生。也许,这样一个外边很少有人来过的山村,村民们生存在安逸和沉静的世界里,还辨别不出外来者哪个举动是善意的哪个举动是恶意的。

  程平催促着我们继续上山,无意中回头一望,这时候一抹阳光正晃过那石碾,逆光看去,推着石碾的村妇,石碾旁的那个老人和那个嘴里咬着苹果的小女孩,似乎都只是一些晃动的影子,感觉很美,像是一幅以古村民风为背景的剪影画。

  穿过村子广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木茂盛,花草蕤葳。沿着山里人踩出的羊肠小路,手拨着茂密的灌木,在鞋跟敲打着路上石块的韵律声中,走进了原不相信存在的景色之中。我感觉是走进梦中一般。

  大约在向云梯山步行1000米,一大一小的巨石映入我的眼帘。据说,这是鸳鸯石。他们是云梯圣母身边看护金梯子的金童玉女。他们经常偷偷地来到山泉流淌的溪流边,倾听着泉水似琴般的弹奏,相亲相爱。由于他们进入忘我般的爱恋,看护的金梯被贪婪的人偷走了,他们两个人再也不敢回去了,就变成一对鸳鸯石,永远地在这里听着泉水唱歌。

  再向里走,就进入了山谷中间。抬头望去,云梯山山势崔巍,插入云端。放眼望去,周围,枝摇叶曳间漂浮着阳光、涌溢着氧气,青青深深的谷底缓缓流淌着山泉。青翠静寂的山谷,状态是沉睡的;流淌千年的山泉,韵致是玄妙的;粗壮参天的栗树,情绪是古典的;这里没有一丝的嘈杂,只能听到潺

【浏览226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