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复旦大学教授林帆:论肝火太旺失斯文
2004年10月12日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这话是曹丕说的,平淡却有概括力。不过古代文人识礼,“轻”则在心,不会盛气凌人。也许是时代变了,步入现代文明反而有些“老虎屁股摸不得”,稍有“冒犯”,便像是“爆米花”那样火冒三丈,动辄出言不逊,张牙舞爪。这类令人不愉快的事屡见不鲜,大有污染了文化环境之势。
   
     先看一起近例:报载一位颇有知名度的学者在一次演讲会中提出一个值得商榷的“假设”。他说,“"假如鲁迅活着",看到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一定会为之欢欣鼓舞。”还说:“如果看到闺土的后代走近了大学殿堂,祥林嫂的伙伴们成为了半边天,华小栓和宝儿生病能得到及时医治,《一件小事》中的人力车夫成了北京"的哥",爱姑们离婚结婚手续得到了简化,鲁迅肯定会含笑于九泉”。这一连串无稽的“如果”,引起了惯于仗义执言的韩石山不以为然,他写了文章实事求是指出,假如鲁迅“要活着,1957年也该是活着的,他看到那么多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也会"欢欣鼓舞"吗?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也该是活着的,他看了那场浩劫也会"欢欣鼓舞"吗?我以为,老韩的“假如”是符合鲁迅的为人和性格的;而前者,说句心里话:肉麻当有趣!但谁会料到这样合乎情顺乎理的“设问”,竟会触及学者的神经,马上跳起来反唇相稽,挖苦说“如果要推翻我的假设,试问放言无忌、口无遮拦的韩先生,那究竞应该作其他什么假设才更为合理呢?”这不?人家是摆事实,说道理,怎么好突然冒出一个“放言无忌、口无遮拦”的恶名来呢?这恐怕属于谩骂而有失斯文了。也许这位学者历来居高临下,骄宠惯了,“文革”流毒犹存,习惯成自然了。记得当年就有一桩“牛奶路”的文字官司,那是“我手执"棍子"将你打”的前科:有位作者觉得银河别译为“牛奶路”无大错,英文里“牛奶路”确是银河的另一种说法;其词构成,修辞手段耳。因为英语中“银河星系”另有定名,叫做Galaxy;权威的《牛津大字典》关于Galaxy条目下,正是解释为Milkyway的。为什么明明有个正名不用,而用Milkyway呢?并不奇怪。我查了家中存有四本不同版本的英汉词典,无一例外都另立为形容词的,其中援例:“Milkyway(天)银河”。无论英语还是汉语,银河确似牛奶铺成的路嘛!何况比喻总归是跛脚的呢?那位一向以“鲁迅权威”自居的学者,要不是无知就是霸道,容不得自以为否的“异说”,立马在北京一大扳声色俱厉地以《不许恣意贬损鲁迅》为题,扣上当时是“罪无可赦”的大帽子……可幸公道在人心,赵先生的公子(赵易林)出来说话了。他指出“"迢迢牛奶路"就是批评父亲的。当时父亲十分谦虚,没有做任何辩白……”而他“最近听父亲一位知友说起,才知道父亲曾告诉他并非不知道Milky-way是银河,又为了国外对银河的习惯传统,当时是故意译成"牛奶路"的!”当然,鲁迅的诗由于意译和直译之争而有所为另当别论。而作为“鲁迅研究权威”的学者竟在事后几十年还扯起虎皮当大旗大加伐挞,不免“无聊”罢?按理,他该熟悉鲁迅那句“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的名言啊!
   
    再有一次很难理解的大动干戈,也差不多同时不久发生,那是曾为人师表的散文作家几次拙劣的表演。本来事情是十分平常的:《咬文嚼字》编辑金文明本着与人为善在自己职责范围内对其大作提出刊误校正嘛,理该无则加冕,有则改之,不就皆大欢喜吗?可是这位散文家放不下架子,肝火冒升竟在《新民晚报》作了整版的解放以来绝无仅有的“泼妇骂街”,使人感到粗暴蛮横,咄咄逼人,不忍卒读。其文出口伤人有之,训人口吻有之,甚至自己的明显讹误(如“致仕”)也不予认可。这真叫其骄之不可及,其浅薄亦殊属惊人了。
   
    更有甚者,他为抹掉自己不光采的历史,最近出版了一本专著,“好像对质疑者、批评者进行一次总的回复,却引出新的较劲与质疑,有记者向他访问,(他)激言奋语中,竟有"我把骂声当掌声"的回答。于是,有人又质疑他是狂傲呢,还是再演堂吉珂德式的战斗呢?”(见《羊城晚报》04.9.17)其实,历史是自己写的,真就是真的,假的不会成真。果不其然?结果又引出他当年的一位战友孙光?(上海作协成员)的仗义执言,把他当时卷入《朝霞》事件的前前后后,如何参与“写作班子”的长达十年的文革往事,用了一个版的篇幅,痛快淋漓地全抖了出来(见《文学报》2004.7.29)。这回不知道这位能说会道的散文大家作何“三级跳”了,拭目以待罢。不过我倒想奉劝他一句,事实胜于雄辩,还是沉默安静反思一下,会对自己有裨益。白纸黑字,越抹越黑,欲盖弥彰啊!何况当年作为文学青年,“不过贡献一点"奉命作文"的文笔,文心文胆都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不过是小工具”耳。取得人们谅解不就结了吗?何必为此撕破脸,不值得啊!
    
    由此我联想起由“初唐四杰”骆宾王起草的著名檄文《为徐敬业讨武盟檄》,有谓“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加以虺?为心,豺狼成性。掩袖邪僻,残害忠良。杀师屠兄,弑

【浏览225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