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小子你真该说明白
小子你真该说明白 
2004-10-01

作者:  月儿  
                           
    小子,我可从来没这么不敬的称呼过你,三年了,我们一向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啊,昨天早晨你还拉着我的手,情谊绵绵,面带伤感地说:“我离家这么远,好久不回了,也该回去一趟了,明天就回来,本来我昨天就该走,拖到今天,昨天星期六,晚上你看的中央台的电视连续剧不播,我怕你孤单。你好好保重自己,回头我给你带家乡你最爱吃的菜——溜鱼片。”小子当时听了你的话,感动的我眼圈都红了。 
   
    现在想想呢,明明知道我自打养了那条黑鱼后再也不吃黑鱼了,你还要送我溜鱼片,那不成心恶心我吗?记得去年,你回了一次家,一进门就把个活蹦乱跳的黑鱼举到我面前,还兴奋的说:“从村南的苇塘好不易逮着的,野生的,新鲜,绝对没有污染。”看着那黑胡胡的小样,真没忍心为图个新鲜,就下罪恶的黑手,放了足足的水,就把它养在了洗菜池里,两个月过去了,盛夏来了,屋子里总有些腥味,没办法,只得给它另安个家了,就想到了城北的河沟,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你端着盆走在前,我忧伤地跟在后,真有点送战友的感觉:默默无语,两眼泪。到了河边,看那小样还打了几个圈,才无奈的向远处游去,我还开玩笑,“说不定,她来生要变美女,报答你呢!”岂不成让我说中了,那也太快点了吧,才一年了,就是变,也还是个娃娃呢!对刚才张姐说了,你昨天等车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你左手牵着女孩的手,右手搂着女孩的腰,眼睛深情地望着女孩的脸,我真捏把汗,可要注意交通安全啊!   
   
    小子,究竟是为啥啊,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遇到你那年,我十八岁,你二十一岁,你对我说,我脸颊的红霞,是摇荡在你内心的旗帜,一片写着爱,一片写着情。找到我就找到了一生的幸福,感觉你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小子你忘了,为了让我表示对你的忠心,你硬让我把你写着“勿忘我”三个大字的青杨叶子吃了,我的天呀,到现在那苦涩涩的感觉还在啊,后来我看到青杨就恐惧的绕开啊,早知今日,当初我也该让你尝尝啊,悔啊! 
   
    小子你忘了,大学刚毕业的那年的正月初三,晚上快十一点,我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全家吓了一跳,妈妈是很迷信的,在农村初三是烧纸的日子,忌讳串亲,何况都半夜了,妈妈老大不高兴的去开门,一见是你,把门一甩,耷拉着脸就回来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赶紧爬起来,看到你深蓝的泥子大衣上厚厚的一层土,头发乱蓬蓬的,脸上一层土面霜被汗水冲得一条一条的,整个一个不用化装的花脸,我忍不住笑了,不由说了句:“跑反呢,你!”你也傻乎乎的不好意思的笑了。
    后来才知道,你头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生病了,也顾不了你母亲初三不出门的劝告,一早就去等车,要来看我,可是一直等到天快黑了,还是没有车,情急之下就骑上了自行车,我的天啊,一百五十里啊,再加上路也不熟,还刮着不小的风,月亮是没有的,点灯的星星都少啊,我一直都不敢想你是怎么从下午4点一直骑到了晚上十点多的,你跟我说那情形的时候,感动得我眼泪哗哗的流啊。 

  后来,我妈妈还是反对我们结合,理由是她就我一个孩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怕我结婚后调到你们县去,你好话说了一箩筐,可是只换来妈妈两个字——不行,就那么僵持了两年,你奔波了两年,后来没有办法,你说调到我所在的县, 我听到后给吓了一跳,你是一个传统型的人,又是家里的老大,背上倒插门的名声,你怎么受得了,可是你还是安慰我说,只要有我就足够了,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还故做轻松的说,过一段时间回去一次才新鲜呢。我知道这之前,你内心一定进行了激烈的阶级斗争。后来我们结合了,你兑现了诺言,调到了我县,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刚到一起的时候,你说:“过节的时候看到人家夫妻炖鱼,就发誓等我们一起生活了,天天炖鱼,还要炖大鱼。”
    那天我们真的跑到街上买了一条八斤的草鱼,上顿吃了下顿吃,直吃得见鱼就想吐,现在想起来多傻啊,小子是不是因为鱼吃腻了,所以要换口味啊,那你跟我说啊,我可以给你做别的,对付饭菜,我还是有一套本领的,这一点可不是夸口。能者多劳,厨房里的活我也全包了,为这,妈妈不止一次的警告过我:“小心把他惯坏了!”
    要说没进过厨房那是冤枉你,结婚三年了,小子你凭良心说,你进过几次厨房,有一次你是进厨房了,当时我的姐妹找我和她们去办点事,三张饼我烙出了一张,另外两张一张在锅里,另一张擀出来了在案子上。看我不能不去,你只得皱着眉走进厨房,等我回来,一看,三张饼,只有两张,那张呢,你气愤的说:“我扔了,我想留着它,掇到你的脸上,你擀的什么破饼,粘到了案子上,怎么拿也拿不起来!”小子是不是为那一张饼你还在嫉恨我啊!是不是没把饼掇到我脸上,所以一直耿耿于怀啊。 
   
    小子你真该说明白。那天我听了一个笑话:如果一个男人钱有了剩余做什么?娶个老婆。还有剩余呢?那就养孩子。再有剩余

【浏览659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