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今天是我的生日 - 愿每个人今天都能拥有轻松愉悦
作者:慧芳

    劲朗远遁,耳畔多了一丝风的哨音,这在酷暑中苦苦期盼却一直未能如愿的清凉,不想今日兑现了,不同的是不曾唤起那份预期的等待的喜悦。原来过时的还愿竟然是如此的荒冷,莫如一个并不完美的梦想,至少还有期许鼓胀着,在并不丰盈中寻求一份丰盈,保留一份空间,漫溢一份海市蜃楼,谁说梦不是一种完美呢?绿意未完全褪尽的叶儿在空中飘摇着,用自己的形体语言行云流水般描画着生命的脆弱与执着;灰色天幕上南飞的雁阵,不时把揪心的不舍由曼妙的高空温厚地铺撒在空寂的柳梢,柳下的溪流收敛了清爽的笑靥,忙碌地画着长长的弧线奔向同一个方向,沧然中侧目凝望,或许心中依然招摇着难弃的牵挂:秋缠绵凄恻步步留恋地闯入了视野。 

   就是在这样的时节我的生日到了,母亲回忆我出生那天的情形总有饱满的兴奋挂在眉梢,她认为我是一个能为家带来祥和的孩子,我的出生时间让母亲颇感骄傲。我是天不亮出生的,天亮了生产队就按人口分粮食,姑姑很早就去了,逢人便叫喊自己多了个可爱的小侄女,那天我为家里立下了第一份功劳——分得了一份谷子。在那个温饱都成问题的年代,一份谷子对家人就意味着几顿饱饭,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家里人对我格外疼爱,尤其是姑姑,记得在外边上高中时,姑姑经常托同村的给我捎一摞摞的薄得几近透明的带芝麻的玉米面饼,当同学分享我的幸福的时候无不对姑姑的手艺赞不绝口。以后再吃到那饼的时候我总会想象姑姑烙饼的情形,那饼也连接了我和姑姑。如今,我漂泊在离家乡有百里之遥的异地,不知道在这天气骤然变冷的日子姑姑是不是加了件衣服。 

   一阵又一阵的风呼呼灌入,让站在四楼办公室窗前的我不禁打了几个寒战,楼前空地上的月季园依旧热闹着,墨绿的小巧的叶子托着大朵大朵的饱绽的紫红、浅粉的花儿,浅紫的牵牛花似乎在有些微寒意的丝丝缕缕的风中外化着生命的风骨,在寂寥之中,自然中的一切依然欢快地为自己转动着生命的年轮,不管那时光如何短暂。

   几年前也是在这样的日子,学校因为装修校舍推迟了开学的时间,开学那天也正好是我的生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几乎把我冰雕在了初秋的风中——教新高一。可暑假前校长就破例告诉我开学后教高三,带给我不小的惊喜,因为那学校很少让没送过高三的老师教毕业班,经验在那里的含金量是无法言说的。不料,新学期原任校长调走了,新校长一上任就发布了个命令——高三各科全部由送过毕业班的老师担任。看着在以往成绩评比中每次都被自己落下的同头老师,就因为个“老”字,便趾高气扬地跨过了高三的门槛,阿Q的口头禅——妈妈的……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在那个并无寒意的时节周身被暴风雨袭击着,从未留过级的我遭受着留级的痛苦。现在想来,自己当初真的很可笑,本来就不是一个把教学当事业的人,只不过只求心安而已,何必在意那么多呢?可当时无论如何也甩不掉那象征耻辱的虐待,外表并不强健的我,做出了令校长大吃一惊的决定——离开了那所学校。 

    我只身到了一座小城,凭着假期里对电视上周而复始的广告的记忆和逢人便小心翼翼的打听,总算找到了一所私立中学。对于那天的情形我记忆犹新,一个骨瘦如柴,眼睛却闪着智慧光芒的六十多岁的老人接待了我,旁边的人介绍说,那是他们的校长姓郭,从小城的一中退休了,因为未割断的教学情结就自己办了那所学校。郭校长打量着我,目光满是慈爱,很委婉的告诉我,当那学校的老师需要试讲,然后由他们决定是否录用,问我什么时候讲。想到那天落脚点还没着落,就决定当天讲。郭校长一听,眼睛里竟闪动着光彩,兴奋地说:“年轻人,心理素质不错。”他哪里知道,我也是无奈,看来有些断语确实是富含水分的。经过一小时的准备,就登台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我当时也没有什么怯意。试讲结束了,郭校长显得更加亲切,旁边跟着的人连口夸好。就在那一天,我跨进了那所私立中学的大门。

    傍晚下班了,我走出校门,五彩缤纷的街灯昭示着小城的生动,却唤不起我目光中的华彩,我进了学校旁边的一个简单得除了白墙上的一个菜单,只有六张桌子却还算雅致的小饭店,一张嘴带来的便是失望——面条没了。听说我生日,服务员特意从外边买来面条,当服务小姐把热腾腾的面端到我面前并说祝我生日快乐的时候,我的泪唰唰地了掉了下来,萍水相逢却在阴霾的日子把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了我身上。那个没有亲人陪伴的生日连带那陌生小姐的祝福永恒地镌刻在了我的脑海中。也许秋原本就是一个冷暖交汇的时令,熟识人的冰霜,陌生人的炭火竟在同一天汇集在我身上。 

    下课铃声的脆响把我召回了现实,三三两两的孩子边说边笑地飞出了教室,楼前的空地花影人形相映成趣,是啊当初我这明显的异乡人的口音搀杂在他们中间显得格外惹眼,被周围人用陌生而好奇的目光打量,如今一出门就能听到友善的招呼,我俨然已是地道的本地人了,想想这个单位带给了令人艳羡的荣耀,刚来就接了高二,五年中送了三届毕业班,尤其是前年,教补习班的老师中我是唯一的女性。可是想

【浏览263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