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北京文学节王蒙刘恒白先勇捧大奖
王蒙、刘恒、白先勇捧回文学大奖.图
2004年09月26日 


   北京文学节颁奖典礼汇集了国内众多知名作家
为中国内地第一个文学节助阵 


  新京报讯 昨日是鲁迅先生诞辰123周年纪念日,“首届北京文学节颁奖典礼”也恰好选在昨天上午在首都剧场举行,为这个“中国内地第一个文学节”画上圆满句号。

  首都剧场里洋溢着文学的气氛,大厅里和舞台上摆放着鲁迅、茅盾、沈从文、老舍、曹禺、冰心、赵树理、阮章競、杨沫、管桦10位在北京生活和工作过的已故文学前辈的照片。剧场中首都北京文学界群贤毕至,王蒙、刘恒、谢冕、赵大年、凌力、史铁生、刘庆邦等都现身颁奖典礼。

  19日开始的首届北京文学节的活动分为四大板块:全城文学讲坛、经典新看、国际华文儿童文学网络大赛和首届文学节三项大奖的评奖。各奖项评选在文学节期间水落石出,其中终身成就奖、文学创新奖和北京作家最喜爱的海外华语作家奖成为备受关注的三项大奖,分别花落著名作家王蒙、刘恒、白先勇。

  昨天,颁奖典礼由作家赵大年和毕淑敏主持,首先,给国际华文儿童文学网络大赛的获奖者颁奖。之后,王蒙、刘恒、白先勇分别从颁奖嘉宾的手中接过了奖牌,并发表诚挚的获奖感言。三位大奖得主还在悠扬的音乐声中,为到场嘉宾朗读了自己作品的精彩片断。

  颁奖典礼的结束方式也别有创意,每位与会者在离开会场时,从大门口的鲜花篮中带走一枝鲜花。据主持人赵大年介绍,这寓意着将文学之花的芬芳传遍首都的各个地方、各个角落。

  对成功落幕的“首届北京文学节”,北京市作协主席刘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文学在社会生活中已经处于弱势地位,举办这样的活动是为了扩大文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他说:“在当下社会精神力量需要和物质力量相协调和抗衡,扩大文学对社会生活的影响,实际上是为了扩大了精神的力量。”


    王蒙:我是老而挣扎不已的写作人

  王蒙,1934年10月生于北京,祖籍河北南皮龙堂村。1953年创作长篇小说《青春万岁》。1979至1983年在北京市文联工作,任北京市作家协会驻会专业作家,兼任北京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

  主要作品:长篇小说《活动变人形》、“季节三部曲”;散文集《我的人生哲学》等。出版有10卷本《王蒙文集》等。

  获得终身成就奖的王蒙在获奖感言中这样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我当然很高兴,谁不希望自己的写作受到重视,受到表扬鼓励呢。但是我确实也很惊异和悲哀,原来,我已经到了可以‘结账’的时候了吗?我当初,我是说51年前动笔写《青春万岁》的时候,所期待于自己的,做到了几成呢?在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我们留下了多少伟大的至少是够格的文章呢?

  我还有多少机会呢?是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呢?

  说给我弄什么塑像,我觉得有点可怕,有点可乐,有点自惭形秽,诚惶诚恐而又乐不可支。可是无论如何,我太感谢北京文学节的主办者与领导者了,我太感谢广大读者了。我有点对不起读者啊。我怎么着也还得再拼一下子呀,我希望我一定不要很快变成一座塑像,一张照片,哪怕是白金塑出来的塑像,或超大型24英寸的压膜彩照。

  我暂时还是一个不甘就此罢休的,老而挣扎不已的写作人。写作不已,再看看试试自己还能有多大道行,还能不能给读者一点新的惊喜呢?这就是我的回答。


  ■“文学创新奖”得主访谈

  刘恒:经历是我的文学根据地

  刘恒,1954年5月生于北京,1977年发表处女作《小石磨》,198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分校中文系,现任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驻会一级作家,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北京市人大常委。

  主要作品:长篇小说《黑的雪》、《逍遥颂》、《苍河白日梦》三部;中篇小说《白涡》、《伏羲伏羲》等近二十部;短篇小说《狗日的粮食》、《拳圣》等数十篇;电影剧本《菊豆》、《秋菊打官司》、《漂亮妈妈》、《张思德》等十余部;电视剧本《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等数十集,改编并导演电视连续剧《少年天子》。其中多部作品获全国或地方文学奖以及国内外电影节和电视节的最佳影片奖、最佳编剧奖。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意、韩、丹麦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发行,产生广泛影响。

  作家该有“雷达发射器”

  新京报:授奖词中评价说,你的写作涵盖了农民、知识分子、城市贫民等多种领域,你认为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宽阔的写作视野?

  刘恒:这当然跟我自己的经历有关,我在北京文学节上做讲座的题目是《文学与根据地》,谈了我的生活经历涉及的几个空间给我创作提供的资源。我在15岁之前生活在乡村,15岁到21岁我在部队当兵,21岁到25岁在工厂当工人,25岁到《北京文学》当编辑。这些生活记忆构成了我不同题材小说的基础,而且,像部队生活的记忆除了这次写电影《张思德》时帮助了我,我在小说里基本还没有使用过。

  新京报:但直接经验不等于写作,在各种题材写作

【浏览223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