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成都印象 - 在其时才有其景其情.年少时的不经心留下
2004-9-22
作者:yehee

  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那年17岁,和睡在我上铺的那个兄弟, 买了2张半价的学生票,票价大约七、八元钱吧,拎着今天看来很土的行囊,我们就从西安上路了。第一站便是成都。

    这是1988年夏天的事。记忆不象电影,也不象连续剧,今天我头脑中的成都如幻灯片,一幕一幕,断断续续,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景象、那些经历和感觉,杂呈在那里,已经记不清他们出场的先后。幻灯片的比喻严格说起来也是不恰当的,今天我经常打交道的幻灯片都非常的清晰,而我记忆中的成都却是那样的朦胧,总隔着一层。按时间推算,我们在成都应该住过几个晚上的,但今日的大脑里,全无住过的印记,至于住在哪里这样的问题更无从记起了。

    到成都最主要是为了去爬峨眉山。在峨眉山脚下,我们住了整个行程中最贵的一晚,一个每人12元的双人间。老板娘很热情,我们把上山不用的行李寄存在她哪里,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开始登山。

     出发不久就结识了一对朋友,他们在武汉海运学院读大三,从武汉出发,经重庆,来峨眉山、成都,然后去西安,和我们的行程一样,但方向正好相反。缘分注定我们要在这样一个相反的行程中相遇。正如那首名叫“站台”的歌,“面对面,两列火车”,但我们没有“擦肩而过”。似乎只是打了个招呼,我们便熟识了,像是老朋友。接下来的三天半,我们同吃同住,同游了峨眉山、乐山大佛,然后他们去了都江堰,我们折返成都,准备去重庆。

    少年的心是敞开的,坦诚的,总在旅途上结识很多朋友,留下彼此姓名与通信地址,那一刻以为会做长长久久的朋友,但事后却很少会再去联系。在少年时那么多萍水相逢的朋友中,惟有这对例外一些,以后他们寄来我们途中的合影,通了一年多的信,直到他们大学毕业,一个去了大连,一个去了香港,从事了类似水手的浪漫职业,之后也渐渐没了联系。至今还常常想起当时的情景,常常会有些遗憾。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也渐渐明了,很多事,贵在自然,只在其时才有其景,只在其景才有其情。现在在途中,不会再和别人交换地址,甚至很少和陌生人说话,也因此没有了少年时那种单纯的快乐。是该为成熟高兴呢,还是该为失去那样的快乐而悲哀呢?

    峨眉山的路是由绵延不绝的石阶构成,一路气喘吁吁,偶尔遇到一段坦途,顿觉脚下生风,身轻如燕。什么是幸福?绵延的坡道上,走一段平坦的路,那感觉就是幸福啊!上山120华里,用了两天。第一天歇在路中一个大庙里,借了大木盆,用热水烫脚,晚上睡几十人的大通铺,一觉到天明。第二天下午早早地就到了金顶,没有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份,只见了云海,没有看到佛光。第三天下山,80华里,几乎一口气冲下来,天色还早,急冲冲坐了大巴,去了乐山。只是苦了我们的腿,以后的几日里,看见台阶就发抖。

    乐山的物美价廉,最让我记忆深刻。我们4人住了一个很干净的招待所,4人间,有电视、电扇,公共浴室,每晚2.5元。第二天就要分手了,晚上我们举行了一个聚会,记忆中菜比较丰盛,还喝了啤酒,一共花了10块5毛钱。那是一个拮据的时代,物美价廉对于我们这些酷爱旅游的人,有着非凡的意义,以至于今天我对这些数据还有着异乎寻常的清晰记忆。

    乐山大佛的雄伟,是怎样赞美都不过分的。很多年后,我写了一首小诗:“坐视滔滔三江水,背依郁郁乌尤山,弹指千载风吹雨,看尽沧海变桑田”。大佛雄伟的气象,穿越时空、恒久地关爱众生的目光,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  
  
    返回成都时,先前委托一个女孩帮忙购买的车票已经买好。这个女孩是成都人,我们同系同年级,但直到一起来成都的路上,我们才认识。在她家品尝了正宗的川菜,又劳烦她帮我们买去重庆的火车票。那个年代,火车票超常紧张。事后知道,为了给我们买票,她和她的妈妈排了十几个小时的队。后来回到学校,也偶尔想起该再向她说一句谢谢,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好象直到大学毕业,我们竟再没说过一句话,也不知她分到了哪里,连她的名字也早早地忘记了。“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不能相报,起码也应该好好地说声谢谢。年少时的不经心,留下了许多这样的遗憾。年少时的不经心,留下了许多遗憾

    去重庆的车票是晚几日的,正好可以静下来好好体味成都的悠闲。在成都的地图上找到了一个叫“成都小吃”的地方,乘车辗转而至,美美地吃了一顿,不过到底吃了什么,今天能记得的,除了那笼烧麦,也只剩那“美美的”感觉了。那烧麦晶莹剔透,香鲜可口,是我迄今见过吃过的最好的烧麦。

    成都的武候祠,除了那唐碑,陈设并无什么特别,和国内大大小小的庙宇、泥塑并无多少特别的区别。唯有那园中郁郁葱葱的树,和那树下的大碗茶,在炎热的夏日里,给了人以恒久的回忆。

    将成都大小景点转遍,距离上火车还有一些时间。我们便一头扎进了一个茶馆,边喝茶边玩扑克,玩的是浙江人常玩的那种“关牌”,原本是三人的游戏,我们将其中一份牌扣下,两人玩。我上铺的那个兄弟是浙江人,今天已是新成立的浙商银行

【浏览326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