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李敖写作的“性政治”观及其渊源分析
李敖写作的“性政治”观及其渊源分析

作者: 黄沙小岸 
(本论文为作者个人见解,不代表华声四海.闽海网编辑部观点)


    “现代文学中有关性行为的描写,在很大程度上是强权和支配观念发挥的结果”[15]。在这两篇小说中这种“强权与支配观念”就是李敖特殊的“性政治”观,或曰“伟男”历史观。这种“伟男”固然是男性特征,同时又是男性中“超人”,将其自然因袭的男性社会的政治专制,带入两性关系,演化为一种特殊的所有格,本质就是男性充分实现对女性的生理和心理占有。尽管李敖的小说刻意将男人与女人、政治与性“分开处理”,但这种处理不过搁置所有关于这种占有的争议,使其获得默认的合法化。

    在李敖的“性政治”观中,性与政治是能够 “互文”(彼此解释)的关系。他无法拒绝承认的是,一方面,性就是政治,无论他她关系,还是他他关系,都是男——女性政治关系,是一种统治与被统治的领属关系;而另一方面,政治的也是性的。“男性世界”里的政治斗争就隐含了对女人所有权的争夺,或者说政治就出于性占有的目的。而李敖就是其中的“成功”的——是一个“伟男”,可以心安理得地获得战利品——男性权威、女性欣赏,尤其是享受——众多女性的温顺驯服,作为一种对酷烈政治斗争的补偿与放松。但在李敖的“历史版图中”,其他男人作为一种对立面毕竟可以存在,而在《北》显示的中国“正史”中,女性甚至根本不予提起。《北》中的谭嗣同的妻子只能在家信中被提及,光绪的珍妃只能在临终的嘶喊中被听见,不可能享有狱中谭嗣同大书“我自横刀向天笑”时的英雄描摹,不可能有表现刑场上大喊“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时的心理波动的权利。中国1300年无一妇女,作为一个专治二十五史的史学巨匠,李敖的小说结论如此专制岂非反常?

    在李敖的“性政治”里,他自己并未意识到,或不愿承认到他进行的一种“身体写作”,是将男性生理上的“身体姿态”带入到历史、写作中,也形成政治上的一种优越的“体姿”关系。他以历史的代言人身份只是赋予了男性的历史表述权,却窃取或剥夺了女性的历史表述权,甚至“被表述权”。女性即使被表述,也要在“玩偶之家”中,在“布置得很舒服雅致”[16]的 一间屋子里。因为一切不言而喻,男人就是历史本身,自古而然、天经地义,不需要任何证明;而女人则不同,她需要他的证明,正如波伏娃所言“要证明一条斜线一定要引用一条垂直线才能去证明”[17]。这条派生的斜线就是女性,本没有意义,只有功能,而男性则就是本来就存在的那条垂直线,是本体,是主体,就是意义本身。

    李敖的“性政治”观有其历史渊源。作为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第三代传人(其父就是“五四”时期北大学生),李敖从胡适、殷海光手中接过“五四”“老年人的棒子”,蕴藉民主自由精神的洗礼,当然不会不理解“五四”“妇女解放、男女平等”的意义;但问题在于“五四”的“男女平等”的口号本身就有问题,到底是“解放妇女”还是“妇女解放”?诚如李敖的老师殷海光所言:“五四”本身“声势大于实质”,是“一个没有坚实思想作中心的运动”[18],本身就只是观念的输入,对“德先生”与平等的认知仅限于概念,缺乏严密理性的观念建设与制度设计,而且总的着力点首先是男子如何从封建专制中获得政治平等,而“妇女解放”的实际本意是依附于男性的“解放妇女”,男性是女性的解放者,而不会是相反。李敖本身标榜“性开明”、“性解放”,并认为符合男人的目的就是符合女性的目的,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读,根子就在“五四”或中国现代观念转型期的“话语紊乱”。

    当然另一方面,这种“性政治”对李敖来说也有其现实合理的一面。而且由于对手的实力过于强大,李敖往往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将性作为一种暂时的政治策略安排,也有不得已处,所以他不无故意地模糊“性”与“政治”的边界,将性“政治化”,将政治“性化”——“一想到性爱,我就恨死了国民党”[19],在进行政治斗争的同时大谈“性”问题,夸张自己的性能力,同时贬低对手的“床上功夫”。他在《戳蒋介石的底》、《国民党研究》、《李敖性研究》等若干评论中干脆以此作为武器,骂老蒋“意淫大陆,手淫台湾”,考证老蒋小蒋的有无梅毒、不生育、私生子的问题,挖掘政治对手的私生活秘闻,轻易地达到了丑诋敌人之目的,在消解政治斗争的严肃并予以反讽方面,却是收到奇效。同时,在现代传媒社会里,性又最容易吸引公众社会的注意力,使李敖能够拥有广泛读者,而且持续成为话题中心,就获得与政治(政府)对立并叫板的本钱,一石二鸟,不战而屈人之兵,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因为“台风眼是最安全的”,所以李敖“祸台”50年竟能自保,就在于他的社会“关注度”已使其成为一种大众传媒现象,成为台湾言论自由的“消息树”——“有李敖,始可以看到台湾有言论自由”[20]。金庸在谈到‘台湾的民主空气’时,就是以李敖为基点之一,树大招风,投鼠忌器,众目睽睽,反而太平无事。

    但是由于政治复仇功利心太强

【浏览504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