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人在他乡:我在法国大街上捡到一个好媳妇
人在他乡:我在法国大街上捡到一个好媳妇 
2005年02月16日  

  
    提要:什么叫缘?在法国某个偏僻的小城市的某条街道上,一对素不相识的中国青年相遇并相爱,这叫不叫缘? 
    什么是爱?他说:你也不算美女,我爱的是你的心。这就是爱! 


    讲述:陈昊     性别:男 
    年龄:28岁     职业:IT业 
    学历:硕士 

    时间:2月4日上午   地点:报社一楼大厅 

    安纳西,法国东部阿尔卑斯山麓一座最古老的小城,作为萨瓦省的一个小都市,它被称为“萨瓦的威尼斯”。小城依山傍水,背靠阿尔卑斯山,南临安纳西湖,阿尔卑斯山的融雪化成湖泊。穿城而过的运河、青黛色的远山,以及近处的绿树繁花,构成了一幅世外桃源般的美景。 

    3年前的那个中秋节,北京小伙子陈昊和武汉姑娘曹非在这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邂逅;三年后的这个春节前夕,他们以夫妻身份坐在我的对面。陈昊开始讲起了他们的爱情、他们的理想、他们创业的艰辛,以及他们对故乡的一片深情。 

    她是我在旅行路上捡到的 

    1999年,我离开北京的单位去法国里昂,那时候,偌大个里昂市不足10个中国大陆留学生。孤独自是不必说。因为是自费留学,半工半读的生活异常艰辛。休假时独自背着背包外出旅行、领略法国各地美丽的风景,几乎成了我唯一的快乐。 

    曹非,就是我在旅行途中逮着的。那时候,她在安纳西市的一所文化学院学习。 

    曹非,虽然已为人妻,但仍像个可爱而调皮的女中学生,在旁边一脸坏笑地戏称丈夫陈昊为“夫君”,帮忙回忆他们相识的一些细节,圆嘟嘟的脸上溢满幸福之情。陈昊看着她可爱的脸,继续他的讲述。 

    2002年9月20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那天正好是我们传统的中秋节。我到安纳西市来旅行,一下火车,就四处找那种最实惠的国际连锁“青年旅馆”。正当我在街头四下观望想找个人问问路时,曹非迎面走过来了。我一眼就认出她是中国姑娘,安纳西比里昂要小很多,而且是法国比较偏远的城市,那里的中国人应该很少,在空旷的大街上突然看到一个自己的同胞,那种欣喜无法言表。我立刻上前用汉语跟她打招呼。曹非是个很热情的姑娘,忙带着我去找青年旅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笑问:“你们不会是一见钟情吧?”陈昊和曹非两人都抢着说:“不是不是,是很自然地交往,然后慢慢产生感情的。”陈昊还笑着对曹非说:“你看你长相一般,也不属于美女,我爱上你哪一点呢?应该说,主要是爱上你那颗心吧?”曹非假装怒目圆睁,可爱地笑笑。心态如此健康的好姑娘,难怪陈昊会那么爱她。 

    那两天,曹非给我做免费导游,带我四处转,我们看了湖边巨木、运河上的天鹅,还有中世纪的古堡。湖畔氤氲,绿意盎然,这一切因身边这个可爱的姑娘而显得更加美好怡人。分别时,我们互留了通讯方式,以后就一直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着。 

    那年11月,我又去安纳西看望曹非,那天刚好是西方的万圣节,法国人在这一天总会戴上鬼面具、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来到大街上以吓人取乐。晚上11点,出站后我一眼就看到了曹非,她惊魂不定地站在雨中。 

    一旁的曹非表情夸张地说:“你们不知道那些‘鬼’多可怕!去火车站的一路上,我都害怕冷不防跑出来一个‘鬼’。”陈昊爱怜地看着妻子。 

    太晚了,公交车已收班,而坐的士,对囊中羞涩的我们来说又太奢侈了,我们一路步行。那晚的夜空显得格外美丽。 

  她每天给我做“爱心小便当” 

    里昂的学校多些,更容易申请,工作机会也比安纳西多,2003年元旦,曹非便来到了里昂。 

    因为她来法国时间不长,法语还不是很好,对里昂又不太熟悉,所以很多事情她总是找我帮忙;曹非对我的感谢就是做中餐给我吃。她的厨艺很棒,我那长期被西餐弄坏了的胃,突然一下子能享受到这么地道而且免费的家乡饭,那真是一种奢侈。 

    在逐渐的交往中,我们感觉彼此“口味”相投。我发现曹非是个生活态度很严肃的好女孩,这在那样的留学环境里显得很可贵。在彼此的珍惜中,我们2003年4月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曹非来到里昂时,我参与创业的那家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我作为项目工程师整天在外跑业务、做项目,披星戴月是常有的事,很少在家里吃午饭。 

    为了让我的胃少受西餐折磨,曹非每天早起给我做早餐和中午的便当,晚上我回家后她还要给我准备夜宵。公司同事都羡慕不已,总是抢我的便当吃,还说愿意用5欧元来买我的便当呢。我说,给我多少钱也不卖,只给他们尝一点。 

    曹非在一旁得意地说:“我给他带去的便当取了个名字,叫‘爱心小便当’。”陈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留学生活真的不如大家想像的那么美好,囊中羞涩,物价高昂,日子过得很艰辛,但因为有爱情的滋润,也算苦中有乐。 

    那时,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每个周末去索纳河畔的早市上买菜。我们先是逛遍整个菜市,然后找到最便宜的一家,去得多了,那里的菜农都认识了我们这两个“特别”的中国人。 


【浏览263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