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马来西亚光华日报.评论/叶公好历史之龙
叶公好历史之龙
2005-2-6

作者:杨善勇

    两岸中国人共有的一个国父孙中山先生令孙女孙穗芳博士这次南下槟城,领取马来西亚最佳品牌委员会颁发的“最佳品牌国际人物奖”;引起报章和大家上上下下的关注。然而,我们有没有颁发一个大奖给研究“最佳品牌国际人物奖”的最佳学者呢? 

    虽然孙穗芳博士吹起了一小阵的历史风,可是国内积病已久的历史论述依旧不举,出版依旧不行;查其病情,或是清士俗人对史迹之风雅,多叶公好龙类也。既见龙在天,乃至推说潜龙勿用。历史研究一生心血不遇慧眼,已经不在话下。 

    总之,一切恰如研究历史及历史教学为终身事业的颜清湟教授在2000年8月3日这样告诉《联合早报》的记者区如柏:“海外华人对居住国作出很大贡献,这些贡献须由历史学者加以研究、整理以及著书立说,否则,这些历史就会被淹没”。 

    是以碑铭、文物、调查、年鉴、谱牒、日记、手稿、报章 、杂志、刊物、图片,流落海外屡见不鲜,散见民间层出不穷,毁于一旦比比皆是;乃至编纂论述微不足道,匮缺而散漫,相续必然成为一缕轻烟。 

    到了最后,事情竟然多赖民间学人个人,若张景云、若李业霖、若陈亚才、若张少宽、若李永球、若李成金、若安焕然;凭着一股认真的傻劲,虽书山瀚海而不让,独力经营,默默耕耘。 

    尽管大家的表面文章都对历史写作的懿行嘉言不断,“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底牌一开,竟然并无朝廷权贵,朱门千金之躯半分银两公开资助;何故如斯,甚是惑然。 

    《妈祖研究学报》第一辑轰轰烈烈地推介以后,马来亚大学机械工程师出身的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翁诗杰先生,重复了这一个“大家都知之,大家都在乎”的看法:“有好些人以为这些上百年历史的老旧东西,没有价值可言。我所见过的乡团组织,甚至把这些宝物弃之一旁,就好像陈旧建筑物的古旧东西,都显得杂乱无章,又或放在报纸堆或储物室。” 

    把宝物放在报纸堆或储物室算是客气斯文了;我还曾经听说过,将之连同旧报纸一起卖掉。那个年前闹得轰轰烈烈的巴生五条路观音亭,虽然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古亭,理事会仍然一意孤行,议决将古迹的一部份完全拆除。 

    因为如此非常“无知”,难怪历史往往大片大片的留白。等到写作地方志、人物志和民俗志的时候,爬梳文献拔沙拣金,回顾荜路蓝缕的过去,才开始发现材料不足,都只有声声可惜而已。 

    相对之下,翁诗杰先生和外籍学者接触的经验是,一些洋人一些日本人,在搜索民族的习俗、掌故与文化的过程中,更加细心更花工夫。以五条路观音亭的个案说,当初就有“玛拉工艺大学的一批历史系学生,准备在该处搜寻历史资料”。 

    呜呼哀哉,满城面如土色之叶公上上下下,唯唯诺诺有之,忸忸怩怩有之,附庸作状有之,阳奉阴违有之,为虎做伥亦有之。真好龙乎?或惧龙乎?吾不知其所云也。 

    看过邱涌耀拍摄的《IQIQ球》,大概都会清清楚楚记得没有博士或教授衔头的李永球,在徵求赞助出版《移国:太平华裔历史人物集》后,口口声声爱我华社的华团领袖所展现的那一副番薯不如的嘴脸。 

    孙穗芳博士来了,孙穗芳博士走了;难怪颜清湟教授当年要坦言“他对从事历史研究工作缺乏接班人的现状感到悲观”。我们细品深嚼,不得不担心这样下去,将来沉思、回溯、反省海外华人的历史面貌,恐怕真的只由依靠海外洋人了。 
     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网 2005-2-5 

【浏览389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