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名人自传不讲真话

张远山  

 
  如果名人写自传仅仅是掩盖真相的自我粉饰,即将过气的垂死挣扎,行将就木的遗体整容,那么就连最低期望的史料价值也不会有。而中国文学的水准,连中国足球的水准也没达到,所以名人自传不可能给读者带来什么意外惊喜。 

  孔子说:“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立言”又是三不朽之一。死了什么也不留下,好像没活过一样,很多人会心有不甘。在树上刻“王小二到此一游”,在碑上题“刘恭人之墓”,都是同样的心思。理论上说每个人都有写自传的自由,如同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但如果你的言论没价值,你的言论就立不起来,很快就会躺下。如果你的传记没价值,那么你固然有“记”的自由,读者(以及历史)也有不“传”的自由,哪怕被炒作得轰动一时,结果还是白费工夫。关键是看记什么,怎么记,记得好不好,有没有史料价值、文学价值、思想价值。 

  按理说,目前感到老之将至,有必要用自传为自己盖棺定论,用“光荣伟大”的一生“行状”确立自己的历史地位的那些名人,都经历了戏剧性极强的二十世纪下半叶,他们的个人命运确实大有可记,可以折射出他们所经历的那个大时代的历史心跳。但是我对这些名人的自传不大看好。这些名人自传连惟一可能有的史料价值都很难保证,更不必奢望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不仅有史料价值,甚至还有文学价值和思想价值的传记,只有名不见经传的那些人才有可能写出来,比如李南央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就是近年来最有价值的传记。所谓“礼失而求诸野”,此之谓也。 

  说这些名人自传的思想价值几乎不可能有,是因为他们在写自传前写出的那些作品就没有什么思想价值。尽管这不能完全由他们自己负责。说这些名人自传的文学价值肯定极为有限,是因为他们在写自传前写出的那些作品,文学价值就很差。整个二十世纪下半叶的中国文学,几乎没有为中国带来什么国际声誉,远不如二十世纪上半叶。最近的胡兰成热,也能说明这一点。要是搁在二十世纪上半叶,胡兰成恐怕连高长虹都及不上。现在谁还记得高长虹?谁还在读他的书? 

  所以,读者(或者说历史)对这些名人自传的最高期望,就是有一点史料价值,就像前几年韦君宜的自传《思痛录》。《思痛录》实在谈不上什么思想价值和文学价值,然而有一点史料价值,因为韦君宜诚实。仅仅达到了这么一点最起码的要求,韦君宜就被无限拔高地称颂为“大彻大悟”。据此可以推知,那些不配称为“大彻大悟”的名人,其传记中究竟是真话多还是假话多,实在是个未知数。其实很多人都有韦君宜的悟性,但很少有韦君宜的诚实,更少有韦君宜的勇气。巴金号召“讲真话”,号召了二十年,我们却没有听到多少真话。如果名人写自传仅仅是掩盖真相的自我粉饰,即将过气的垂死挣扎,行将就木的遗体整容,那么就连最低期望的史料价值也不会有。最后只好被肖伯纳不幸言中:“人们常说要吸取历史教训,但历史给我们的最大教训是:人类很少从历史中真正吸取过教训。” 

  想一想吧,三十年代肖伯纳访华时,很有一些中国大家足以与之分庭抗礼。然而现在的国际文学大师访华,中国还有谁能够与之合影而不自惭形秽?当代中国的文学名人,都是国际文学大师的追星族,对他们没必要期望值太高。中国足球队队员在世界杯上与巴西队比赛结束后,追到更衣室去与巴西球星交换球衣,结果还是遭到拒绝。而中国文学的水准,连中国足球的水准也没达到,所以名人自传不可能给读者带来什么意外惊喜。我对他们的逆耳忠告是:洗洗睡吧! 

  ◎张远山,评论家。现居上海。著有《人文动物园》、《齐人物论》(合著)等。 

    2005-1-27 来源: 南方都市报  2005-01-24 

 

【浏览224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