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樱花情结
2005-01-16   

作者:鸿微对子 

     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回故乡了,但是在武汉三月桃花盛开的时节,倒无端地想起故居来。 


  那是有着同样纯洁和美丽的樱花的故居。只有农忙时,乡邻们才从新居中走向尘封已久的老房门,拿出农具走向农田,而我记忆中的小孩子们,在春季中的三月围着老房子的玩耍,却常常是冲着快要成熟的樱花树的果实来的。 

  思绪都由花而起。故居中的樱花树一眼就能数得清棵数,而在武大的校园里所见的,却是樱花的海洋。呆在武汉已有两年的时间了,在此期间,每逢三月的到来,在武汉的珞珈山脚下,一种深受许多人喜爱的樱花,吸引着数以万计的人来校观赏,不论是年老的,年幼的,当学生的,还是工作在岗的,外地的,社会上的,身份不等,纷纷前去观赏樱花。赏樱花已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种适时的习惯, 同时也形成了一种文化交流的风尚。 

  第一次去武汉大学,就发现校内的小路名字取得都很别致,走过之后,倒也记忆犹新,顺着武大本校同学的热情指引,很容易摸清楚了去樱园的路。宽阔的樱花大道集中了许多樱花树,棵棵樱花树枝干粗壮,罗列一致。初开的樱花,布满了树顶,远远望去宛如浮云,随风浮动,白色的花簇里泛着浅浅的微红,二色交相映衬着,显得很别致。 鲲鹏广场上樱花显得醒目,行政大楼旁的樱花届显得很有色调,工学部主教附近的少许樱花倒显得很娴静,那些绽开在一角处的花枝更显得格外新颖,它们在青一色的树丛中特别引人注目,从它旁边走过的人,时不时还回过头来看上一眼,直到恋恋不舍的身影最后消失在高大树林的深色中。 

  学生对樱花的喜爱,完全融入了他们自己的学习生活之中。樱花树下,或捧着书本,倚树而立,或挎着书包,独坐长椅,而目光却会时不时对着头顶上的娇色欲滴的花瓣看上良久,若不是随风吹落的花蕾从眼前飘落,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把手中的书本忘记。 

  樱花带来的是一种永不凋谢的情结,它的纯洁和娟秀已成为人们心头永不凋谢思。它已不再仅仅是一种独立的樱花树了,自然赋予它的,是在人们心中另一种崇高的象征意义。 

  步入武大的校门,你会看到:许多恋人将约会的地点选择在樱花灿烂的樱园,许多人将晨练的地点固定在能看到樱花的旁边。而只是有一点:你不知道从何时起,樱花在悄无声息中已镶嵌在了我们大学生的心间。放学时,学生走过它的身旁,都要驻足小小片刻看它的容颜。上学时,即使行走匆匆,也要扫上几眼,即使没有闲暇一顾,走在树下,也似乎感觉到有一种随风扑鼻而来的樱花的气息。 

  花开,默默无声,花谢,独自飘零。短暂的花期,尽情的展姿,一时间积聚了无数双期盼已久的眼睛,一时的尽兴,一刻的了愿,让一些人饱览了樱花姿色的外地来客了却了一时对家乡深深的思念。它已不再是代表历史中遭受的侮辱,它也不再是一种包含着反逆情绪的象征,它的现在,是已经融入了凝结着来自世界各地国家和人民友谊和文化的无形实体。岛国日本,作为我们的邻邦之国 ,赋给樱花以生命至高的意义,而作为一种灵秀的植株,它的现在,又凝结着一种跨国的文化,它也代表着新世纪下由校园透射出来的一种时代精神,同时,它在无形中也成为我们塑造品质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不必多说樱花之美,仅它本身,已走入社会之中.阳春三月,同是一个旅游的好季节,就有许多人把武大的樱花园加入自己外出旅游景点的选择之中。它深深影响着这个繁华的武汉,已经成为一道新的景观。对于外地旅客的来访,这更是一件喜出望外的事情,而联谊的校友,也会成批地步入武大的校园,在他们观赏樱花的同时,又带来了同学彼此之间近乎咫尺的交流,又再次回忆了过去一往情深的友谊。 

  而我对故居中樱花的感情却是另一番景象。 

  我对樱花感情的回忆,起先不是因为樱花的美丽,而是源于它那红得晶莹剔透的果实。童年中的记忆,是吃樱子果胜过看樱花的。那时候,很少有人对着樱花看得发呆的,那倒会让人认为是个傻子,而我们小孩童对樱花的等待,却不是它美丽的绽开,而是它自然的凋零,而我们所盼望的则是它早早的结出果实来。记忆中,可怕的是北方三月的桃花雪,倒春寒带来的劲风吹得大批的花瓣残损掉落,那便是我对樱花报以最大的希望的破灭。年幼时,无怜于它的损落,倒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后来的置身外地的岁月中会重温儿时的回忆,还要亲自寻找有桃花的地方来了却此刻在大学期间对家乡的思念,看看武汉的樱花,或许也能看到美丽的樱花果。而小时候有樱花果的日子曾经陪我度过每年三月的季节。那时,父亲还是一个泥砖工匠,而他的同事每逢上工的时候,总会从他家里捎过来两荷包樱花果送给我,当时,它可的确是很好的果子,因此他每次上工的时刻,都成了我的等待。 

  有时在梦中还会回忆白天等待樱果的那一刻,而真的喜爱上樱花树果,在个那时候,倒是没有比自己拥有一棵更好的了。不能永远成为被人施舍的对象,于是,我家的院后有了一棵自己亲手栽种的樱花树——还是一棵从山坡的野林子里移过来的小

【浏览436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