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杏花春雨江南梦 烟柳飞花小桥流水
2004年12月28日

  入梅的江南,雨开始淋漓不息。没到过江南的人,已先从唐诗宋词的天空下领略到了江南的雨,细、疏、轻、软,如烟如雾。无论是“杏花春雨江南”的古诗还是晏几道、周邦彦等前贤用香笺软处理而盛起来的江南雨,其实都是令生长在北地的人神往的。  

  想象中的雨,总是和江南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滴水的飞檐,涟漪阵阵的河道,长着青苔的石桥,婉约油亮的青石板小巷子,随着“笃笃”扣击路面的音律,走过一位娉娉婷婷的江南女子,她必定是撑一把古朴的油纸伞,那竹子做素净的伞架和朴拙的伞面,握住的是满满被勾勒的怀古情节,在细若琴弦的雨中渐近或渐远,青丝和肩头不经意间被雨水濡湿了,心灵却因为这份濡湿而温润鲜活起来,方才领悟到,这温和的江南雨已成了心头的揉弦。  

  而生长在江南的人都知道,接触的雨不仅仅只有如此轻柔细腻的一面,悠悠飘抵的雨渐循渐进,也会被酝酿成畅快、豪迈,沉实地扑打在地面上,像性烈的马四蹄踢踏。大音镗镗,那俯身扑来、奔泻湍流的乐音,让人感受到是一种大气、雄浑的交响,她充斥在原本诗意、灵性的空间,似乎能看到一首首五言、七律,看到蝶恋花、虞美人,湿漉漉地留在山野、田畴之中,留在小桥流水、白墙青瓦之间,呈现别样的意境和韵味了。那时在看远景,模糊一片,屋舍、行人、树木、山影,影影绰绰,宛如西方印象派大师的杰作,只有色彩在移动,在变幻。江南豪雨,轰然而作,将几十里、几百里乃至数千里浸泡在浓郁花香中的江南,笔意淋漓地写成一幅烟柳飞袂,绿塘开颐图,让整个吴天越地,密匝匝、透湿湿地过了一个泼水节。那时已难相信这也是从鹧鸪声中,丝竹乐里走出来的江南!  

  无论轻柔和激昂,沉闷的夏天,确实因为有这样的雨季,变得生动和多情了起来。  

  粗糙的现实,需要雨的湿润;俗世的尘土,需要雨水不断的冲刷。爱雨,自然想把自己浸泡在雨水中。童年时,爱走在雨天,许是因为脚底的水洼不可思议被踩起飞旋的水花,回忆中,那欣喜的眼神总会因为沾了雨水而变得晶亮;而如今,细密的小雨中,依旧不爱带伞,就想让自己随便走,随便看,享受雨中的静谧、沁凉,让自己日渐萎缩的心灵,浸泡在大自然的灵泉中,感受不带杂质的安闲,和渐移的脚步阅读着“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情!  

  甚至那些雨夜也是可亲的,窗外的屋檐下“滴嗒”的雨水声,室内是一盏柔和的小灯,随雨声起伏流淌的音乐,温暖、清香的茶茗,散落着的零食,几个朋友围几而坐,随和、高昂的谈话就如一些无形的经线和纬线,在或急或缓的雨声中被编织,被重叠;可以是爱情,可以是事业,也可以是文学、音乐、电影;这些话语像窗外的雨珠,坠落,散开,又被聚拢……这种感觉沉静又欢跃,因为有了雨,这样的聚会往往就可以被美丽地拖延着。 

  和着雨声,再读余光中的《在雨中》,那是别样的委婉、深情: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著黄昏/隔著这样的细雨……在雨中,思念可以是缠绵悱恻,也可以像雨一样猛烈和瓢泼,静静的徘徊,徜徉在自己编织的雨的轻愁中,想那时,真需要一个如莲的女子,踩着雨的韵律,翩翩从姜白石的词中走来,才能释怀吧!

    来源/21cn

    作者/红绣添香 

    2004-12-26
 

【浏览196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