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国学大师钱穆说文化
2004年12月17日

     说到对文化问题的关注,国学大师钱穆宾四先生的热情可能超越了许许多多的同辈学者。在他大量有关文化的著述中,特别吸引我的是一本薄薄的《文化与教育》,1943年7月出版于战时的陪都重庆。本书共收入钱氏论文二十篇,“汇其有关文化问题者为上卷,其讨论学术趋向者附之。关于教育问题者为下卷,其牵及政风治术者附之”;全书言简意赅,确实是研究中国文化教育的有识之士不应错失之作;而卷首的一篇序言,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昔李塨尝言:“莱阳沈迅上封事,曰‘中国嚼笔吮毫之一日,即外夷秣马厉兵之一日。卒之盗贼蜂起,大命遂倾。天乃以二帝三王相传之天下,授之塞外。’吾每读其语,未尝不为之惭且痛。”这话真是沉痛极了。我们中国文化之邦在家里“嚼笔吮毫”,研习礼乐文章,不谙文化的外夷们早就在那秣马厉兵,蠢蠢欲动了。到最后,直落得个“大命遂倾”,只有将“二帝三王相传”之大好河山,拱手让于“不文”之民。

    此文作于抗日战争时期,家国生民,饱受煎熬,钱氏的苦痛想必倍于千载之上的李塨等人。就是现在,这话也大值得我们研究文化者注目,因为“文化”这两个字代表的东西并非永远全是可供朝拜的理想极致,一片辉煌,只可仰视;探讨文化的同时千万不能忘记它的反面即野蛮原始与残忍等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那位常常遭人误读甚至忽视的德国激进思想家瓦尔特·本雅明一语中的:“一部人类的文化史实乃一部野蛮史”。而从钱氏的沉痛语中,我们至少可以明白,幻想着关起门来一门心思发展文化其实都是做不到的,有人虎视眈眈地力度不轨并且要坚定地对你“野蛮”呢。无论内里还是外部,“文化”其实都难脱与“野蛮”的关联;国难当头的日子,这外部一面更是想逃避也没得逃避的了。

    钱穆是一个热爱国家民族的史家,自然不能对中国文化的问题视而不见下去。在序言中,他接着引用郭嵩焘的话:“自宋以来,尽人能文章,善议论。无论为君子小人,与其有知无知,皆能用其一隅之见,校论短长,攻剖是非。末流之世,恨无知道之君子,正其议而息其辨。覆辙相寻,终以不悟。”这话的沉痛,绝对不输于前面的李塨:问题知道了,可怎么解决?这更加让人感到头绪茫茫,无可措手。君子小人,善与不善,都来高谈阔论,结果却终是无补于当世。这样的局面让钱穆“往来于胸中”,因此,他才由文化而教育,一一谈来,似简易而实剀切,三复斯言,皆由于心中郁积了太多的感情。其学者的深沉,大致如此。这册《文化与教育》近来重新出版,实在是件大好事。 (文 孙善春)

    来源/东方早报

    2004-12-17


【浏览259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