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传播


 
华文传播)- 华文 四海 海外 华人
文化动态)- 消息 观察 文脉 影视
原创文学)- 新作 心路 旅游 剧作
鉴宝赏奇)- 神工 珍奇 玉石 古玩
 
 
  华文天地   海外华文   四海华人   华人世界  
 
 
您当前的位置/文化传播
 

 

这时代形成什么样的人文文化
2004年11月24日

王蒙:这时代形成什么样的人文文化
  
  一晃,我居然已在文汇报做了整整39年。好在“老朽”心上没有皱纹,总想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因而遇到真正智者,自己立即像被磁铁牢牢吸引。

  此生参加过许多论坛,但最难忘怀的可谓最近青岛中国海洋大学的“科学·人文· 未来”论坛。由17名知名科学家和10名人文学者携手同登中国海洋大学“科学·人文·未来”论坛发表精彩演讲,这在国内尚属首次。这给正在庆祝80周年校庆的“海大”增添了浓郁的学术气氛。

  参加论坛的科学家、人文学家利用短短的3天时间,发表主题演讲,展开激情碰撞。每天上午、下午、晚上的连续讲演吸引了无数“海大”师生和兄弟院校的师生,青岛市民也可以自由进出聆听。每次演讲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连走廊里、过道深处都站满了听众,有不少师生和市民竟然自背凳子,带着干粮、录音机、摄像机,竖起双耳认真聆听。以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为首的17位大师,和著名作家王蒙等10位人文学者的精神对话,时时碰撞出耀眼的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互为交融的创新思想火花。

  每人20分钟的激情演讲总让人意犹未尽。演讲间的对话,师生和市民都高高举手,抢话筒与心仪已久的专家对话,让主持人于心不忍地频频打断:“时间到了!”随后长长的叹息声夹着不满足的遗憾,在会议上空弥漫。

  在这所闻一多、沈从文、蔡元培、王统照、梁实秋、童第周、老舍等执教过的中国海洋大学,良好的学风世代相传。晚上10点多校园里的各教室、宿舍灯火通明,学生们自觉地在埋头看书、上网、学习、听讲演。改革后的超市式教学,让文学院的学生可以去听理工科的气象系、海洋环境系等的大课,理工科的学生也可以自由进入文科的教室选听。文理相通,各类学术探讨活动常年不断,让“海大”的学生拥有海洋般的胸怀,海洋般贪婪地渴求知识。

  王蒙身体力行地每年在“海大”文学院执教数月,他是名副其实干实事的院长,“海大”有了这位院长,含金量大大提升。管华诗校长说:2002年4月王蒙担任了中国海洋大学顾问、教授、文学院院长。我们有幸与王先生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和亲密的交往。在这样的接触和交往中,我个人切身感到受益匪浅……我们商量,可否借中国海洋大学建校八十华诞的喜庆日子,邀请国内外若干位著名科学家、文学家一起,沙龙式畅谈一番。王蒙先生说,畅谈得有个题目呀,干脆就围绕“科学·人文·未来”这个世人都关注的综合课题,谈谈科学、人文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谈谈人类在发展进程中遇到的诸如环境、人口、资源制约人类持续发展的危险因素,谈谈科学家、文学家等各领域知识分子的责任,谈谈科学家如何看人文,文学家乃至社会科学家如何看待科学,谈谈如何使科学与人文互动、互补,共同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等等,论坛就这样一拍即合,一锤定音了。

  王蒙与“海大”真是有缘,80周年校庆时,王蒙也迎来了他70岁生日。记者很荣幸在他生日的第二天获邀到“海大”新分给他的新房做客。
 
    这是一幢“海大”教授、副教授的宿舍楼,并不豪华但很舒适。王蒙夫妇刚搬进来住,厅里有不少祝贺生日的花篮。记者拿出一个玩具式的生日蛋糕,蜡烛随着“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升降起落,逗得王蒙夫妇开怀大笑,我对王蒙说:“为你点燃永远也烧不完的心香,祝你长寿健康!”王蒙转身拿出一个戴着一副眼镜的可口可乐瓶子,用手一按瓶肚,欢乐的曲子随着扭动着的瓶子倾泻而出,我们一起像孩童似的大笑。

  笑过之后,王蒙说:“我最近不想与人对话。海内外有不少出版商要约我写自传,我都拒绝了,我还没到那份上。我不想把别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我需要关注的事太多,这部分暂时封锁,对所有的媒体,我都封锁。”

  我不甘心他的谢绝,“步步紧逼”道:“那我们今天就谈谈最近你刚倡导的‘科学与人文’这个话题吧。”

  周玉明:你对这次“科学·人文·未来”的论坛满意吗?

  王蒙:太满意了!这是个开头,好的开始。这样的享受、快乐,不是经常得到的。用句酸话,这样的幸福不是经常有的。我是一个没有受过完备教育的人,听到这么多科学大师、身怀绝技的智者的声音,这本身是一种美的享受。我确实愿意做科学家的学生,这样的学习机会难能可贵,这样的学习机会,学习氛围实在太好了。碰撞、质疑是一切学科的动力。

  周玉明:我很感激您邀请我参加这样高级的论坛,让我也充了电。

  王蒙:你在会上的提问很厉害,有意思。这次请来的科学家并不呆板、思想非常活跃,口才挺棒,让我大开眼界。目前世界上后现代有个潮流,质疑科学,特别是近50年发展得很快。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非常敏感,不少人开始对科学感到恐惧,实际上更应该对野蛮和愚昧感到恐惧。有些作家干脆鼓吹蒙昧主义、信仰主义,在什么特异功能、命相学、人体科学、易学国学禅宗的幌子下把伪科学的东西宣扬了一个够。邪教有多少,至于我国民间,长期以来愚昧迷信十分严重。直至今日,农村仍有自

【浏览298次】    【收藏此页】    【打印】    【关闭】
   我 要 评 论  
   用  户:
   认  证: 1+100=?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暂无评论!
 
 
 
 
 

■ [以上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mhwh观点]
 
电话:   mail to:hs@mhwh.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冠城园6-6-7A 邮编:100088
Copright www.mh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